咕咚网

矶竿钓鱼新手入门视频,矶竿淡水滑漂钓鱼视频,站立抛竿钓鱼教学视频,矶竿滑漂远投钓鱼技巧

发布时间:2019-11-04 20:12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那又如何?”叶栗抬了抬眼皮,“我不知道你怎么说动我爹地的,但是我爹地的想法不可能改变我的想法。我一直都是独立的个体。” 陆柏庭的脸色一变:“叶栗,不要惹我。” “不想让我惹你,陆总就干脆点,这样大家都舒坦,不是吗?”叶栗冷笑的反问,“何必把两个每天争锋相对的人,绑在一起,陆总不嫌累吗?陆总不累的话,我还嫌累。” “这个问题,我最后说一次,不准再提。”陆柏庭直截了当的给了答案,“我们不可能离婚。” 叶栗很淡的看了一眼陆柏庭,很干脆的掀开被子站起身。 两人之间,嚣拔怒张的气氛一点都没缓和过来。 “就因为那个人是南心,所以你没办法接受?”陆柏庭问,“我只要管南心,你就要这样和我对着干下去?” “不。现在有没有陆南心,我对你都没兴趣了。”叶栗淡淡的说着,“我不想每天都活在陆总随时随地都会变心的情绪里,我伺候不起。” 说着叶栗朝着主卧室的门口离开:“我要回叶家大宅,等陆总想明白了,可以直接来找我,我随时会配合。但是我想,陆总想明白应该会很快的时间,毕竟陆南心连死都不在意了,大概是真的等不起了。” 字里行间里,叶栗都在嘲讽陆南心。 这样的嘲讽,彻底的把陆柏庭压抑下来的脾气,还有这几天来连轴转的疲惫给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叶栗。”陆柏庭一字一句的叫着叶栗的名字,“对你失信,是我的错,你可以责怪我,我全盘接受。但是,不要一直字字句句的针对南心,南心不是你想的这样,没人希望自己命悬一线。” 叶栗却没再理会陆柏庭。 在叶栗开门的瞬间,陆柏庭的声音冷淡的传来:“我说过,你是我老婆,那你这辈子只能是我陆柏庭的人。我没允许你离开以前,你不可能离开这栋别墅。” “陆总要软禁我?”叶栗挑眉。 “叶栗,不要逼我。”陆柏庭很淡的说着,“张妈就在楼下,叶建明在叶家大宅。你相信我,如果你出事,那么我保证,叶家的每一个人都会跟你一起陪葬。” 叶栗的脸色一变:“你——你好卑鄙。” “我说过,卑鄙不卑鄙不重要,我只要达到我最终的目的就可以。”陆柏庭的态度也冷了下来,“只要你安分守己的在这里,平安的剩下孩子,不要再给我出任何的幺蛾子,那么,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一旦你做了什么事,那么你在意的人,我就会一个个的开刀。”陆柏庭一字一句的警告着叶栗。 叶栗的脸色白了又白,就这么愤恨的看着陆柏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柏庭并不以为意,跟着叶栗下了床,不介意自己的不着寸缕,一步步的朝着叶栗的面前走去。 一直到走到叶栗的面前,陆柏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不会软禁你。但是我要你知道,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人在背后替你的行为负责。” “……”

等陆柏庭出现的时候,韩祁慎已经在办公室等着陆柏庭,他的神色微拧,有几分复杂,再看着陆柏庭,一时无语。 “找我有事?”倒是陆柏庭的态度显得冷静的多。 韩祁慎没说话。 陆柏庭没看韩祁慎,负手而立就这么站在窗边:“祈慎,我问你,当年的那个孩子,有没有可能活下来?” 一句话,就让韩祁慎明白了陆柏庭话里的意思。 韩祁慎安静了片刻,才说着:“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怀疑,安安是我的儿子。”陆柏庭说的直接。 韩祁慎错愕了下,许久才开口:“在那样的情况下,孩子真的不太可能存活。何况,孩子出生的时候就没气息了,我们也尝试过抢救,最后的情况,你也知道的。” 早产活不下来的孩子,家属没拿走处理的话,最后都去了医院的焚化炉,统一处理了。 很多时候,不是家属不拿,而是根本不忍心拿。 只要看着那个孩子,就会想起自己的痛苦,所以,最终大部分孩子的归宿也是如此。 包括当年,陆柏庭那个孩子。 陆柏庭则安静的听着韩祁慎的话,但是这样的话语,却没能把陆柏庭心口的那种躁动压抑下来。 “柏庭。”韩祁慎看着陆柏庭,“当年的事,你——” “起码试过了,才能让自己绝望,不是吗?”陆柏庭笑。 韩祁慎没再劝什么。 叶栗的身份在半个月前被陆柏庭戳穿了,叶栗自然也不隐瞒,两人的事,外人根本没办法插入其中,理不清缠还乱。 能解决的,就只有她们自己。 偏偏,现在又横生了这样的事。 陆柏庭在韩祁慎的办公室呆了一阵,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我先回去,栗栗一个人在病房,我不放心。” 韩祁慎也没拦着。 陆柏庭很快匆匆离开,回到了病房内,叶栗仍然守在霍子羁的边上,霍子羁已经有微微苏醒的迹象。 就这么安静的躺着的孩子,却莫名的让陆柏庭觉得喜欢和。 也许,这样的喜欢,就是潜意识里那种似曾相似的感觉,不仅仅是因为像叶栗,也有本性里和自己相似的地方。 但是,在陆柏庭要靠近霍子羁的时候,叶栗却阻止了:“陆总,我说了,不要再来打扰安安了。” “栗栗——”陆柏庭很无奈的看着叶栗。 叶栗没想再说话的意思。 陆柏庭却没放过叶栗,拽过叶栗的手,半强迫的让叶栗看向自己,叶栗转过头,知道挣扎不过陆柏庭,选择了消极对待。 “看着我。”陆柏庭一字一句的对着叶栗说着,“别胡思乱想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朝前看,也许生活会给我们惊喜呢!” “现在先跟我去吃点东西,安安从进医院到手术,你就没休息过,吃点东西,睡一觉。别胡思乱想。”陆柏庭再劝说叶栗。 原本还算冷静的叶栗,被陆柏庭的话语彻底逼出了所有的情绪。 “你让我怎么冷静。”她怒吼出声。

本就压抑了一晚上的欲望,在这样的蛊惑之下,陆柏庭根本不能忍。 他就不知道,一个怀孕六个月的孕妇,怎么能还这么无所顾忌的放肆,睡相还能这么差,以前搂着叶栗的时候真没发现。 是真的自己一离开,她就自我放飞了吗? 在睡梦里的叶栗,被陆柏庭吻着,下意识的都在抗拒着,那种明显可以感知到反应,让叶栗呜咽出声,原本还昏睡的意识开始变得清醒起来。 等叶栗回过神的时候—— 陆柏庭的手覆在叶栗的绵软上,薄唇吻着叶栗的脖颈,本就习惯裸睡的男人此刻更是衣衫不整,半撑着手臂,怕压到叶栗,却又怎么都没办法隐忍自己的欲望。 而叶栗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被陆柏庭撩开。 甚至一触即发。 “不要——”叶栗挣扎了起来,推着陆柏庭。 陆柏庭的眸光越来越沉,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在这样的时候拔枪走人,那对男人无疑是致命性的折磨。 他没任何退让的意思:“乖,别闹。” “不要。”叶栗挣扎的很凶。 窗外的天色仍然暗沉,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也不过凌晨五点。再看着床上狼藉的画面,叶栗窘了一下,知道这事是自己点的火。 但是,她却不想负责啊。 “由不得你。”陆柏庭的声音变了。 没再给叶栗任何反抗的机会,陆柏庭的大船渐入港,叶栗恐惧又害怕,再看着陆柏庭不容拒绝的模样,叶栗的大眼氤氲着雾气,满眼都是对陆柏庭的控诉。 她不反抗,就这么僵着。 “陆柏庭——”叶栗软着嗓子叫着陆柏庭,“我好困,不要好不好。” 陆柏庭不说话,动作也在继续。 “真的不要。”叶栗仍然软软的,很娇嗔,“孕妇没睡好,一整天都没精神,好像我头还有些疼,可能刚才掀被子着凉了。” “……” “我不是故意的。”叶栗的声音也很委屈。 …… 一边说,叶栗一边小心的看着陆柏庭,毕竟这事是自己不对,她当然知道怎么对付陆柏庭。 对陆柏庭强硬是没用的,必须软着嗓子哄着,好言好语的说着。 但是身体那种清晰可见的接触感,却让叶栗的脸色越来越僵着。 陆柏庭要发起狠来要,叶栗根本应和不了,更不用说,现在叶栗想到这事就觉得可怕。 这本来也就怪陆柏庭。 见陆柏庭无动于衷,叶栗这下也不哄了,干脆抽身要离开,也不管不顾现在陆柏庭什么情况。 果不其然,陆柏庭脸色一黑。 “叶栗。”他绷着腮帮子,咬牙切齿的叫着叶栗的名字。 下一瞬,叶栗被定住了。 根本无法动弹。 那种火热,也越来越明显起来,甚至在这样的火热里,带着丝丝的怒意,怎么都藏不住。 叶栗放弃了,不再挣扎,也不看陆柏庭,这样的姿态,仿佛要陆柏庭怎么样都可以。 陆柏庭阴沉的看着叶栗。 叶栗的不情愿他怎么看不出来,但是这样的不情愿里又带着对自己的敷衍和哄骗。

第一卷: 第1276章 那样的熟悉感,越发觉得明

这话,陆柏庭说的理所当然,但是叶栗却跟着不与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陆柏庭的这几个死党,叶栗很清楚,但是却从来没接触过。因为陆柏庭也从来不会带叶栗进入他们的世界。 和陆南心比起来,叶栗面对宋执,傅骁他们几乎就是全然透明的。 “我……”叶栗沉默了下,“我不去了,你去就好,派对肯定要闹到很晚,我受不了的,你知道,我这人贪睡的。” “一起去。”陆柏庭却再直接不过。 “我……” “你想回来的时候,我陪你回来,嗯?” …… 所有的路,所有的话都被陆柏庭堵死了,叶栗连拒绝的理由都找不到了,就只能这么低着头,在床上坐着,一动不动。 陆柏庭倒是很自然的起身,就这么光着身子,在衣帽间里找着自己的衣服。 “过来,帮我选衣服。”陆柏庭很自然的对叶栗说着。 叶栗一僵,慢吞吞的站了起身。 在丰城,陆柏庭的品味一直很好,这是所有媒体有目共睹的,几乎任何一个公开场合,陆柏庭从来不曾在着装上出现过问题。 甚至和现在娱乐圈当红的那些明星比起来,陆柏庭只会赢,绝对不会输。 曾经的时候,叶栗很想亲力亲为的给陆柏庭选衣服,但是都被陆柏庭冷淡的拒绝了。 那时候叶栗是受伤的。 而如今—— “还不来?”陆柏庭挑眉,“快一点,你的礼服等下管家会送过来。化妆师和造型师也会过来。” “噢——”叶栗慢腾腾的走到陆柏庭的边上,随手翻了翻,“你自己明明就可以选,为什么还要我?” “因为你是我老婆。”陆柏庭说的直接了当,“这种事,以后你帮我做决定就可以了。” 一句话,狠狠的把叶栗的心给撩了一下,她就这么看着陆柏庭,不吭声。 陆柏庭就这么看着叶栗,也不说话。 “我以前要给你选的时候,你怎么就拒绝了。”最终,叶栗忍不住,把以前的事说了出来。 “爱记恨鬼。”陆柏庭低低的笑了起来,捏了捏叶栗的脸,“以后都让你选,好不好?” “不好。”叶栗拒绝的很直接。 但是她的手却丝毫不受自己的话语控制,已经利落的站在衣柜面前给陆柏庭选起了衣服。 陆柏庭的衣服几乎都是黑白灰三个色调为主,很少又出挑的颜色,除非是特殊场合需要。 而且这一次又是来参加宋执的婚礼,叶栗快速的想了想:“宋执让你们穿什么伴郎服?” “那套。”陆柏庭指了一套宝蓝色的西装。 叶栗点点头。 宋执骚包,婚礼能想到这么出挑的颜色绝对不奇怪。 今晚却是宋执的单身派对,是以随意自然为主,很快,叶栗就了然的拿出了牛仔裤和白色的衬衫,放在陆柏庭的面前。 “就这样?”陆柏庭挑眉。 “嗯。”叶栗应声,“简单点好吧,又不是大宴会,只是一个party。” “好。”陆柏庭笑,“听老婆的。” 叶栗不自然的转了下头。

陆柏庭却很清楚,陆南心的安静,只是为了再给自己时间,在等着自己主动找她服软求饶。 他的眸光沉了沉,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么规律的在座椅的扶手上敲打着节奏,手机在大掌里一圈圈的转着圈,但是却始终一言不发。 25分钟后,车子稳稳的停靠在陆南心的公寓外。 …… 陆南心的公寓外蹲守了不少的记者,看见陆柏庭出现的时候,瞬间都跟着兴奋了起来。 他们想围上去采访陆柏庭,但是却在看见陆柏庭阴沉的脸后,很自然的退让了一步,没再敢阻拦陆柏庭。 陆柏庭几乎是畅通无阻的出现在陆南心的公寓前。 他没打招呼,直接输入了密码,结果却发现陆南心已经把公寓的密码给改了。 陆柏庭沉了沉,没说话。 他利落的拿出手机,拨打了陆南心的电话。 但陆南心却始终没接听,陆柏庭的耐心却极好,单手抄袋,一只手重复拨打着陆南心的电话。 可熟悉陆柏庭的人,就会在他的眉眼里,看见那一丝不耐烦的情绪,显而易见。 在陆柏庭的耐心尽失的时候,陆南心终于接起了电话,那声音还是懒洋洋的,甚至带了一丝的散漫,还有一点怠慢的情绪在里面。 “什么风,让陆总主动给我电话了?”陆南心的态度有些冷淡,“我在休息,如果陆总没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陆南心几乎把话和事都彻底的做绝了,不给陆柏庭一丝的余地。 这态度,也明明白白的告诉陆柏庭,叶栗的这件事,是不可能那么善了的。她也不是单纯的等陆柏庭上门,就可以放弃的。 但陆柏庭却没太理会陆南心的态度,很淡的说着:“开门。” 低沉的嗓音,却带着一丝的警告,没给陆南心二次开口的机会:“南心,不要惹我,我的脾气并不是那么好的。” 陆南心一僵,也真的没有惹陆柏庭的勇气。 何况,她的目的就是让陆柏庭亲自来找自己。 在陆南心的认知里,陆柏庭从来不会轻易的低头,不管这一次是出于叶栗的原因,还是别的原因,总而言之,陆柏庭来了。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的胜利在握。 毕竟,在和陆柏庭分离的五年里,不管她发生了什么事,是否生病,是否难过,陆柏庭都不会主动出现。 不用说主动出现,就算连一个电话都不曾有过。 都必须她软言软语的主动去哄着陆柏庭才可以,每一次的电话都是陆南心主动打的。 所以这一次,陆柏庭主动来了,陆南心嘴角不免的扬起得意的笑。 但嘴巴上,陆南心却仍然没饶人,她冷着一张脸,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陆柏庭,态度却始终冷漠:“有事吗?” 陆柏庭扫了一眼陆南心:“你确定要和我在门口谈?” 他的眼神讳莫如深,一瞬不瞬的看着陆南心,却莫名的让陆南心胆战心惊起来。 但陆南心表面不动声色,关了门,跟着陆柏庭走到了客厅。

霍子羁有些恍惚,再怎么淡定的孩子,终究只是一个孩子,这样来回被人折腾,那种害怕不可避免的。 下一叫,霍子羁就跟着尖叫了起来。 叶栗没松开手,就这样抱着霍子羁:“安安,是妈咪,妈咪在这里,不要怕。” 一边说着,叶栗一边安抚着霍子羁的情绪。 那手就这样拍着霍子羁的后背,轻轻的顺着,就算霍子羁在陷入癫狂的时候,力气很大,但是叶栗却不在意,就这样紧紧的抱着。 没有什么事,比现在把霍子羁抱在自己怀中更好的事情了。 起码现在霍子羁是安全的。 但是叶栗的内心无比的心疼,她不知道霍子羁再这样颠来倒去的换地方,不断的被注射镇定,会出现什么样的伤害。 只要想到这些,叶栗的心跳就会不自觉的加速。 “安安。”叶栗再一次的叫着霍子羁的名字。 霍子羁很久才从这样的惊恐里回过神,小心翼翼的看着叶栗:“妈咪……妈咪……” 然后,霍子羁就跟着放肆大哭了起来。 这么长时间被紧绷的情绪,一下子得到了释放的渠道,就这样嚎啕大哭了起来,怎么都止不住了。 叶栗抱着:“乖,不要哭,乖,妈咪在这里,妈咪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霍子羁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来,仍然还带着哽咽,就这样紧紧的抱住了叶栗,小小的脸皱在一起,大眼里尽是氤氲着雾气。 “安安——”叶栗心疼的开口。 很久,霍子羁才应着:“妈咪,你真的是我妈咪是不是。” 霍子羁常年跟着霍擎苍,除去正常的生活学习外,霍擎苍也在不断的训练霍子羁,所以傅骁给的安定,对霍子羁并没多大的用处,只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霍子羁会选择昏迷,让自己更能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 就在那时候,霍子羁听见了傅骁的聊天。 也知道了陆柏庭和叶栗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而不是霍擎苍,但是所有的消息都是断断续续的。 霍子羁急于知道所有的真相。 但是他却害怕,知道真相后的那种残忍和无情。 越是害怕,霍子羁显得越发的小心起来。 “是。”叶栗给了肯定的答案,看着自己怀中小心翼翼的小男孩,“我是你的亲生妈咪,对不起,安安,妈咪也不知道,妈咪才刚刚知道这个事情,对不起,对不起——” 叶栗一遍遍的和霍子羁道着歉。 那是很久的情绪,被放下来的感觉。 从最初知道霍子羁开始到现在,叶栗的心一直紧绷着,仿佛没看见霍子羁的时候,就不能让叶栗安心。 而现在,叶栗的心真的落在心底深处。 “安安。”叶栗冷静了下来,快速的擦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就这么严肃的看着霍子羁,“等下妈妈让你离开,你就离开,好不好。” “妈咪——”安安一怔。 “宝贝——”叶栗就这么抚摸着安安的脑门,快速的说着,“妈咪不会有事,你离开后,妈咪也会离开,好不好。”

叶栗微微错愕了一下,不敢相信的看着陆柏庭。 “你……”叶栗僵住,好半天没了反应。 “想什么?”陆柏庭又问了一次,“认真的看着我,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嗯?” 叶栗没吭声。 被霍擎苍的话弄的,再加上陆柏庭的逼迫,让叶栗的眼眶莫名的有些红,她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偏偏陆柏庭的耐心极好,就这么不急不躁的等着叶栗的答案。 许久,叶栗被逼的没办法了:“我想安安了。” “真的只是想安安吗?”陆柏庭反问。 叶栗嗯了声,没多解释的意思,这话本就是半真半假的,但是在陆柏庭的眸光里,叶栗真的觉得这人什么事都知道。 她有些绷不住,推了一下陆柏庭:“你松开我。” 就这一下,陆柏庭踉跄了一下,叶栗惊呼出声。 陆柏庭从来都是一个喜欢逞强的人,这几天在别墅修养,已经让陆柏庭异常的烦躁了,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陆柏庭在可以直立行走的时候,就从来不愿意再躺在床上。 但这并不意味着,陆柏庭已经没事了。 反而是这样的逞强的,更要让周围的人显得小心翼翼的。 见陆柏庭踉跄,叶栗的反应却格外的快,直接扑了上去,叶栗的重量怎么抵挡的过陆柏庭的重量。 结果就成了,叶栗生怕陆柏庭直接装上沙发,硬生生的让陆柏庭撞在自己的身上,双双倒在了沙发上。 这样的姿态,再暧昧不过。 陆柏庭压在叶栗的身上,两人的呼吸扑面而来,甚至连心跳声都显得格外的清晰。 叶栗僵着。 陆柏庭的嘴角却不咸不淡的挂起了笑意,沉沉的看着叶栗:“怕我摔下去?” “你先放开我。”叶栗别扭的不得了。 “乖一点。”陆柏庭的声音带了几分的戏谑,“别动来动去的,更何况,现在是你主动扑上来,不是我,嗯?” 叶栗:“……” 陆柏庭说的是事实,她根本没反驳的余地。 在看着陆柏庭,叶栗越发的不自在,不自觉的扭动了一下,但偏偏,这样的动作,却更让人心猿意马。 陆柏庭的反应格外的明显。 “你……”这下,叶栗的声音都跟着结巴了起来,“我们说好的,你不能这样!” “我们也说好了,除非是你主动的,嗯?” “不是这样的。” 然后—— 没有然后。 叶栗的声音被彻彻底底的吞没在了陆柏庭的忽然而来的吻里,剩下的就是淡淡的呜咽声,想挣扎却又不敢挣扎的模样。 那高大的身形压着叶栗,大部分的重量都落在叶栗的身上,叶栗彻底的动弹不得。 小心谨慎,却又带了几分的挣扎。 有些事,变得一触即发起来。 绵软的沙发,沉沉的把叶栗包裹在了沙发里,陆柏庭的重量压着叶栗,仿佛只要再用力一点,叶栗就会彻彻底底的沉沦。 尤其在陆柏庭几乎温柔的动作里,叶栗僵着,在这样的无法反抗里,最终竟然是弃械投降。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陆柏庭低沉的声音传来。

“手术室和医生都已经准备好了,南初现在也在做术前的准备,叶峻伊陪着。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韩祁慎继续说着,“现在,你在这里等消息,就可以。” 陆柏庭没说话,但是韩祁慎却知道陆柏庭已经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他看了一眼陆柏庭,再和护士仔细交代了几句,这才匆匆的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 …… —— 叶栗是叶峻伊亲自送到瑞金医院的。 “哥,你别这么紧张。”叶栗拉着叶峻伊的手,“我没事的,只是去做一个角膜移植,我很快也就能看见了,是不是?何况里面都是最好的权威,这种小手术,不会出事。不要一个小时,我就出来了。” 甚至,叶栗笑着拿自己的剖腹产开起了玩笑:“比剖腹产还小的手术。我这人,虽然脾气不好,虽然以前嚣张跋扈的,但是呢,老天爷舍不得让我出事的,是不是。” “不准胡说八道的。”叶峻伊想也不想的阻止了叶栗接下来的话。 那种感觉,言不清道不明。 这几天的叶栗,太过于安静,安静的让叶峻伊觉得不正常,甚至,那种忐忑不安的情绪,始终萦绕在叶峻伊的心头。 怎么都没办法消散。 叶栗像是交代后事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 “哥。”叶栗再一次开口。 叶峻伊却忽然阻止了叶栗继续说下去:“医生在等你了,你快进去吧。我就在外面,你一出手术室就能看见我了。” “好。”叶栗安静了下,恬淡的笑着,也不再开口。 一旁的医护人员已经准备好了,在叶峻伊的示意下,快速的朝着叶栗走进,叶栗上了手术推车,就直接被人推出病房。 叶栗在上了手术推车的瞬间,那种紧张的情绪就始终没消停过。 她的手被盖在手术室的被子下,但是手心却已经紧紧的抓住了床单,一动不动。 因为叶栗比谁都清楚,这次进去手术室,一切就真的结束了。 她和霍擎苍的赌约生效,叶峻伊不需要因为自己被陆柏庭牵制,自己也不需要再面对陆柏庭。 这段时间来,缠着叶栗的梦魇,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渐渐的,叶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在叶栗的手术推车经过走道的时候,周围忽然变得骚动了起来。叶栗的眼睛下意识的睁开,然后她就把视线彻底的定格在陆柏庭的身上。 陆柏庭穿着休闲服,出现在叶栗的面前。 他的脸色格外的难看,和之前意气风发的陆柏庭比起来相差太多,但是陆柏庭的眸光却始终锐利,落在叶栗的身上,一瞬不瞬的。 叶栗只是很淡的看了一眼,没再理会。 陆柏庭的身后跟着韩祁慎,韩祁慎没想到陆柏庭最终还是追了出去,想劝说,但是陆柏庭却没给韩祁慎任何机会。 叶峻伊也跟了过来,阴沉的看着陆柏庭。 “栗栗。”陆柏庭不放弃的叫着叶栗的名字。 叶栗没看陆柏庭,安静的重新闭上眼睛,摆明了拒绝和陆柏庭交谈。

“手术室和医生都已经准备好了,南初现在也在做术前的准备,叶峻伊陪着。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韩祁慎继续说着,“现在,你在这里等消息,就可以。” 陆柏庭没说话,但是韩祁慎却知道陆柏庭已经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他看了一眼陆柏庭,再和护士仔细交代了几句,这才匆匆的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 …… —— 叶栗是叶峻伊亲自送到瑞金医院的。 “哥,你别这么紧张。”叶栗拉着叶峻伊的手,“我没事的,只是去做一个角膜移植,我很快也就能看见了,是不是?何况里面都是最好的权威,这种小手术,不会出事。不要一个小时,我就出来了。” 甚至,叶栗笑着拿自己的剖腹产开起了玩笑:“比剖腹产还小的手术。我这人,虽然脾气不好,虽然以前嚣张跋扈的,但是呢,老天爷舍不得让我出事的,是不是。” “不准胡说八道的。”叶峻伊想也不想的阻止了叶栗接下来的话。 那种感觉,言不清道不明。 这几天的叶栗,太过于安静,安静的让叶峻伊觉得不正常,甚至,那种忐忑不安的情绪,始终萦绕在叶峻伊的心头。 怎么都没办法消散。 叶栗像是交代后事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 “哥。”叶栗再一次开口。 叶峻伊却忽然阻止了叶栗继续说下去:“医生在等你了,你快进去吧。我就在外面,你一出手术室就能看见我了。” “好。”叶栗安静了下,恬淡的笑着,也不再开口。 一旁的医护人员已经准备好了,在叶峻伊的示意下,快速的朝着叶栗走进,叶栗上了手术推车,就直接被人推出病房。 叶栗在上了手术推车的瞬间,那种紧张的情绪就始终没消停过。 她的手被盖在手术室的被子下,但是手心却已经紧紧的抓住了床单,一动不动。 因为叶栗比谁都清楚,这次进去手术室,一切就真的结束了。 她和霍擎苍的赌约生效,叶峻伊不需要因为自己被陆柏庭牵制,自己也不需要再面对陆柏庭。 这段时间来,缠着叶栗的梦魇,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渐渐的,叶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在叶栗的手术推车经过走道的时候,周围忽然变得骚动了起来。叶栗的眼睛下意识的睁开,然后她就把视线彻底的定格在陆柏庭的身上。 陆柏庭穿着休闲服,出现在叶栗的面前。 他的脸色格外的难看,和之前意气风发的陆柏庭比起来相差太多,但是陆柏庭的眸光却始终锐利,落在叶栗的身上,一瞬不瞬的。 叶栗只是很淡的看了一眼,没再理会。 陆柏庭的身后跟着韩祁慎,韩祁慎没想到陆柏庭最终还是追了出去,想劝说,但是陆柏庭却没给韩祁慎任何机会。 叶峻伊也跟了过来,阴沉的看着陆柏庭。 “栗栗。”陆柏庭不放弃的叫着叶栗的名字。 叶栗没看陆柏庭,安静的重新闭上眼睛,摆明了拒绝和陆柏庭交谈。机械战士

第一卷: 第1170章 我以为陆总乐不思蜀了

叶栗的呼吸都跟着不自觉的急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