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仙洋徒弟张丹被爆黑历史,仙洋的徒弟名单,快手巴扎黑砍仙洋,触手剑仙徒弟小兔仙

发布时间:2019-11-19 04:19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第363章你来当门主 轩辕炙漠然的收回目光,看向众位大臣,“众卿可有意见?” 皇上再次病倒已经让百官慌神,此时见炙王出来主持大局,还提议让七皇子继位,半数以上的大臣都举双手赞成,不约而同的跪下,“臣等愿意听从王爷的命令。” 轩辕炙冷眼看着为数不多的几个站着的人,这些人都是二皇子一党,被他一看,立刻心慌的低头,不敢与他对视。 他道,“告诉本王,你们心里的理想人选是哪一位皇子?” 有人偷瞄了眼二皇子,却没胆量说出来。 轩辕炙沉着脸,“本王再问一遍,你们不支持七皇子,想支持谁?”他沉着脸,身上释放出来的铁血杀气让人心惊。 有几位原本站着的,受不了这种气压,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掉,“臣等拥护王爷的决定。” “来人,将二皇子押回南王府,严加看管。”轩辕炙冷声,“何时想好,何时再出来。” 见侍卫们冲进来,轩辕火立刻摆出一个攻击的姿势,“我看谁敢动本王?” “七杀!”轩辕炙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浸入骨髓的森寒,轩辕火没来由的颤了一下。可他不想束手就擒,那个位置人人想要,凭什么就永远轮不到他? 七杀走过来,“南王,属下送你回府。” “滚!”轩辕火叫骂,“我明明最有希望坐上那个位置,你们却看不上我。父皇要杀我,炙王你更无耻,竟然跃过我这个长兄,推了老三上位。如今他不争气,你又利用起了老七。我也姓轩辕,骨子里也流着轩辕家的血,凭什么就不能是我?” 轩辕炙目光如冰,“因为你德行不够,品行不端,不会成为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 轩辕火恼恨的看着他,眼中是疯涌的杀意,轩辕炙…… 见没人替轩辕火说话,工部尚书再也忍不住,她女儿可是许给了轩辕火,虽说没过门,也是一个阵营的。 冷声道,“炙王,你这分明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威胁南王。臣不反对王爷推七皇子上位,但也不能让南王如此寒心。” “那本王就让你无话可说。”轩辕炙忽然从上方扔下来一本白绢写成的册子,“工部尚书仔细看看,他的品行如何,能不能担当如此重任!” 工部尚书急忙捡起来,只看了一眼就倒抽一口冷气:啸帝二十年九月,南王秘密抢夺一名八岁男童为禁脔,至今关在南王府。啸帝二十一年十月,南王在边关回京途中掳走一乡间七岁女童,回京三日后,将女童折磨至死…… 他目瞪口呆,觉得这根本不可能。 可他还没看完,轩辕火就把册子抢了去,“本王倒要看看,这上面能写出什么不利于我的证据来。” 他看后脸色巨变,像被火烧了般猛的将册子扔开,“子虚乌有之事,王爷也想拿来污蔑于我,还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轩辕炙冷笑,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冷声道,“来人,带一百御林军搜查南王府,有不相信的,现在就可以跟过去看看,本王拿出的证据是真是假。” 百官心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会让炙王如此大动肝火,有人赶紧捡起册子,看后愤怒不已,直接传给了别人。 轩辕火脸色青白交加,他是喜欢幼童没错。可他已经很注意了,那些孩子都是从极远的地方掳来,连京城四周的都没有。炙王是如何发现的? 特别是太后为他赐婚后,他已经有所收敛,再没往府上抓人,只是原来的那些孩子还在。 工部尚书的脸色变个不停,终是道,“臣恳请王爷将搜查的任务交给为臣。” “准了。”轩辕炙挥手,又道,“御史大夫陈冲,本王命你同去。” 轩辕火的心一沉,有陈冲前去,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有了这个铁证,还谈什么千秋霸业。不行,他必须离开,这样将来或许还有机会。 他转身大步往外走,“本王信不过,要亲自去监督。” 七杀一个伸手,“南王留步,就算真搜出孩子,也不是死罪,你跑什么?” “谁说本王要跑了?”轩辕火大怒。 “没有最好。”七杀面无表情。 一个时辰后,工部尚书和御史大夫陈冲一前一后回来,两人脸色都非常难看。特别是尚书大夫,在看向轩辕火时,甚至还气愤的哼了一声。 “启禀王爷,在南王府搜出瘦骨嶙峋的男童五名,女童三名,已经全部带到了殿外。”工部尚书不住的庆幸,好在发现得早,孙女不用嫁给这个禽兽了。 御史大夫道,“王爷,已经请孟太医看过,那些孩子都伤到……”他再也说不下去,愤恨的瞪向轩辕火。 轩辕火就是脸皮再厚,此时也羞得通红。众臣一想,也就明白了。一时间,纷纷唾弃的看向他。 “南王,你还有何话要说?”此事是皇室丑闻,开始时轩辕炙根本不想说。可轩辕火却倚仗没人知道,一再挑衅他。 “本王无话可说。”轩辕火转身就走,此时,他也没脸再呆了。 “臣坚决拥护汝王继位。”工部尚书重新跪下。 “臣附议!” “请汝王继位。” 转眼之间,金殿上除了七皇子和太监外,已经没一个站着的。轩辕炙站起来,对着七皇子一礼,“臣恭请汝王继位。” 七皇子轩辕澈无声的叹息一声,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他以为三皇兄能够坐上这位置,而他只一心辅佐就好。 没想到事情变得太快,三皇兄前脚被废,后脚就离京而去。如今他已没了推托的人选,只能接下这个担子。其实他很幸运,有十四皇叔替他护航。 他挺直脊背,气势非凡的一步一步走上龙骑,在上面坐下后,俯视着下方的百官,开口道,“众卿平身!” “臣等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三呼万岁之后,众卿平身。 一个月后,天琼举行了隆重的登基大典,七皇子轩辕澈正式登上九五之位,同日迎娶已故大将军周令远的孙女周墨儿为后。 这头事了,轩辕炙立刻赶往毒门。 毒门山下,守山弟子拦下他,“炙王来我毒门,可是有事?” “没事本王就不能来?”轩辕炙冷声。 “能来,但上不了山,门主有令,全门闭关,谁来都不见。”弟子对他做出个请回的手势。 轩辕炙怒哼一声,抬脚就往山上闯,弟子来拦,被他一掌拍飞。他用起了内力,“漫天妖,你给本王出来。” 直到他闯到半山脚,漫天妖才一脸讥笑的出现,“炙王要是想去后山祭奠,自己绕过去就是,惊动本门主到底是何意?” “漫天妖,我要见那个女人。”轩辕炙上前一步,气势逼人。 漫天妖眼神一冷,差点以为是谁走露了消息。好在他够沉着,“轩辕炙,你找女人我不反对,但我毒门的女人你就别想了,因为没人能看上你。” “漫天妖,少给本王装傻,和你一同去枫城的女人在哪?”轩辕炙直接说出自己要见的人 “她在哪,跟你有关系?你别以为自己是王爷,就仗势欺人,找女人找到我毒门来了,真不要脸!也不想想后山葬着谁。”漫天妖一脸不屑。 轩辕炙知道是问不出来了,身子一纵就要闯过去。漫天妖怒声,“轩辕炙,你真欺人太甚,你闯吧!前方就是百毒阵,保你有来无回。” 轩辕炙望向上方,脸上带着期许,“别说是百毒阵,就是千毒万毒阵,本王也不惧。”今日,他非闯不可。 “呵呵!”漫天妖嘲弄的轻笑,“你当我毒门是什么地方,你想闯就让你闯?” 他几乎与轩辕炙同时出手,手掌相撞的瞬间,各自被震出去三步远。轩辕炙一愣,漫天妖的功力进步了? 漫天妖得意的道,“轩辕炙,本门主忽然改变主意了,我去山顶等你。”说完,立刻往山顶飞去。 轩辕炙随后就追,眼看就要追上他时,却感觉眼前景物一变,还没等看清,手腕就被一条毒蝎子蛰了一下。地上到处都是毒虫,他赶紧给自己吃了一粒解毒丸,“漫天妖,你个卑鄙小人。” 山顶上,楚倾瑶见漫天妖上来,问道,“他走了?” “丫头,你说是谁走露了消息,他指名要见你。”漫天妖看向她,“如果你暴露了身份,会不会跟他回炙王府?” “回去干什么?让境主再杀我一次吗?”如果她没有保命的医疗系统,哪还有命在。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事后她再也进不去了。 漫天妖不满意她的答复,“那如果没有境主呢?你会抛弃我跟他回去吗?” “你是我哥,我怎么会抛下你?”楚倾瑶白了他一眼。可漫天妖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仿佛丫头有一天就会离自己而去。 他道,“丫头,我把毒门交给你吧!然后我听你的指挥,你来当门主。” “父亲把毒门交到你手里,就是你的。”楚倾瑶迎着山风而立,衣袂被吹得鼓荡起来,“我虽然把毒门当家,却从未想过要做门主。漫天妖,你想太多了。”FL"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楚倾瑶刚要拒绝,七绝已经跪到了地上,“王妃,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是王府的暗卫。”

经过考核的弟子,可以自由选择要加入的门派。

追烟本来想躲的,听出师父是真生气了,只好挺着让她掐了一下。这才哀怨的道,“师父,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调暗卫出去找人。”轩辕炙回头,“阿楚,你在家里等着,我去看看。”

“小心使得万年船,我怕你们这边会混进奸细。”轩辕炙把提防方简的话又咽了回去。

“为什么事先大家都没听说,难不成还是秘密?”七杀道,

先是二女儿差点害死了婆家的祖母,又离家出走了好几个月,回来时就身怀有孕。本来这边已经够遭心了,大家都在怀疑,孩子不是韩家的。没想到宫里的大女儿又偷人,被皇上逮了个正着。

先是二女儿差点害死了婆家的祖母,又离家出走了好几个月,回来时就身怀有孕。本来这边已经够遭心了,大家都在怀疑,孩子不是韩家的。没想到宫里的大女儿又偷人,被皇上逮了个正着。单身父亲

漫天妖身形一动,势如闪电,长剑狠狠的刺向境主后背。境主背上像长了眼睛一般,忽然一个回身躲了过去。

悠南咧了咧嘴,向着一名黑衣人冲去。

“不知王爷可有什么要交待的?”他毕竟是天琼的大将军,一旦去了他国,怕是会让人怀疑。

楚瑾儿笑笑,“这都不算啥事。云暮可是一国之君,他看不到你去接人,肯定会派侍卫护送她们母子回来。”

“瑶儿,我听说珂雪公主……”老夫人话已出口,这才记起旁边还坐着轩辕炙。有些尴尬的道,“王爷,老身也是惦记着公主。听说她已经回宫了,不知道她有没有被吓到?”

当他在府上见到黄万和时,黄万和略一犹豫道,“国师大人,皇上怎么不在?”

第***5章葬在古武门 楚倾瑶惋惜的看向方简,她呆在古武门的那三年,和他相处得也算愉快,从没发生过矛盾。 没想到,他现在一点旧情都不念,竟会说出如此混账的话。 “方简,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无话可说。可你拍拍胸脯问问你自己,你这样做,对得起惜陌,对得起古武门吗?” “没有谁对不起谁,这是我的选择。”方简的笑容很冷,“我现在是境主的属下,古武门已经配不上我了。多说无益,动手吧!” 他又看向花千妍,“我也用不着你假惺惺,从你放弃我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我们之间今日的对立。” 花千妍难过的看着他,“方简师兄,你怎么……” “妍儿,小心。”东方瞬急呼。 不等花千妍说完,方简手中泛着寒光的长剑,已经直直的向她刺来。 “妍儿,退后!”楚倾瑶气愤的甩出两只银针,把方简逼退。 花千妍绝望的看着方简,被他眼中的冷光震惊得半天合不拢嘴巴。他变了,再也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方简。 “方简,你就这么不念同门之谊?这么急切的想要杀了我?”她难以置信。 “我们是仇人。”方简说完,神情一松。 花千妍红了眼眶,哽咽道,“我想问问你,你逃走之后,有没有杀过一名女子?方简,他们都说是你杀的,可我不信。” 方简脸色一变,满不在乎的道,“杀了又怎样?只是她该死而已。你还想替她伸张正义不成?” 花千妍失望的盯着她,“方简,你怎么变成了这个鬼样子?你把剑放下,我让姐姐给你查查,不管你中了什么蛊,她都有法子救你。” 方简无动于衷,满眼嘲讽,“这么天真的话,也就你花千妍才能说得出来!” 顿了一下,他又道,“要我把剑放下也行,除非你答应嫁给我。”方简挑衅的看了一眼东方瞬,讽刺的神色让他愤怒。 “方简,你这样逼妍儿,有意思吗?如果你想坠落,谁都不拦着你。但是妍儿,你就别想了。她这辈子,只能是我东方瞬的女人。” 东方瞬用手搂住妍儿,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童芜,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断!”身后咚的一声,是白谨把剑从童芜身上抽了出去。 童芜死了! 仿佛这样还是不够解恨,白谨再次举起长剑,一下一下的砍向童芜的尸体。 “楚倾瑶,你去死吧!”趁大家失神之际,方简向楚倾瑶扑来。 “王妃。”七杀向这边飞奔。 本来站在一边一直没动手的帝凤华,脚下一滑,已经挡在了楚倾瑶前头,连出两剑,一剑格开方简的偷袭,一剑正中方简胸口。 对于方简的身份,他是知道的。 所以下手的时候,也十分注意分寸,只用了三成功力,并没想要重创他。 哪知道他在拔剑的时候,方简忽然诡异的一笑,单手握住剑刃,将长剑用力向自己的身体里刺去。 这一幕被花千妍看到,她惊呼一声,向方简冲去。 “方简师兄,你快松手!” 方简另一只手松开手上的兵器,改成用两手同时握剑,再次狠狠的用力,长剑直接从他身体里贯穿了出去。 带血的剑尖,在日光下那么刺目,花千妍顿时泪如雨下。伸手抱住他,焦急的呼唤着方简的名字。 方简…… 方简咧嘴看向她,嘴角带着一抹惨淡又开心的笑容,“小师妹,我要死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给古武门抹黑了。” 楚倾瑶上前,替他把脉,发现已经回天乏术。她转身来到胡铁身边,帮他处理伤口。 “方简,我答应嫁给你,你别死了好不好?”花千妍扶他坐到地上,颤抖着双手,想要抽出长剑。 “别动,你这样,他还能把想说的话说完。”东方瞬心疼的看着花千妍。 “妍儿,是我一心求死。我落到境主手里的那两年,过得生不如死。只要……我活着,就会不断的去……害别人,只有我死了才能解脱。” “姐姐能救你。”花千妍哭得泪流满面。 方简吃力的抚上她的脸颊,“妍儿,没人能救得了我。我已经与蛊虫融为一体,我死之后,你……帮我求求掌门师兄,把我葬在古武门……好不好?” 花千妍不住的点头,哀求道,“方简,你别死,姐姐一定能救得了你。” “可我活……”够了。我害了一名无辜的女子,我无法原谅我自己。 他的手无力的从她脸上滑落,软软的倒在妍儿怀中,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楚倾瑶帮胡铁包扎完伤口,看到妍儿哭着上气不接下气,心里一酸,对东方瞬道,“东方瞬,你把妍儿带回去。” 东方瞬看向远处的战局,那里正在进行一场殊死的较量。犹豫道,“王妃,妍儿不会走的。” “那就打晕了带走。”楚倾瑶不再停留,对七杀道,“我们过去找王爷。” 这一次,不管是生是死,她都要陪着轩辕炙。 “宗主!”胡铁追过来。 “你也跟他们回去,以后浮云宗就交给你了。”楚倾瑶从怀里拿出宗主令,向着胡失扔去。 胡铁匆忙接住,追上来道,“宗主,属下不走。” “你不怕死?” “我等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属下定要与宗主共同进退。”胡铁将宗主令又扔了回来。 楚倾瑶笑着接住,直接扔进了系统,他们停在战局之外。 眼看着轩辕炙四人似乎落了下乘,她心急如焚,想要上去帮忙。七杀拦住她,“王妃,王爷让属下带王妃离开。” “如果我不走呢?”她眉眼冷冽,带着薄怒。 七杀一滞,苦着脸,“王妃,属下不敢违抗王爷的命令,还请王妃不要为难属下。” “你给我闭嘴!”楚倾瑶怒气冲天的瞪着他,“这种时候,你不想着怎么帮你家王爷取胜,还一心撺掇着我逃走,七杀,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你?” 七杀脸一红,王妃,这绝对是在冤枉他。 他哪是那种人啊! “王妃,我……”辩解的话才一出口,就被楚倾瑶打断,“如果想逃,你就自己走,我就是死也不会离开。”炙在这里,她怎么可能走! 本来将境主困在中间的轩辕炙四人,动作越来越慢,境主好像随时都会脱困而出。 他忽然得意的大笑起来,“轩辕炙,等本尊破了你们四人的阵法,就将你们挨个放血,我也要在刀上下毒,让你们在剧毒之下痛不欲生。” 楚倾瑶蹙眉,境主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有人给他下过毒? 帝凤华走过来,对她低语,“据我父亲推测,境主上次与炙王一战,好像中毒了。” 楚倾瑶眼神一亮,“你可知那毒解了没有?” “应该没有。”帝凤华说得不太确定,“听说他这一年来,脾气一直阴晴不定。我也是联想到他前面用童男童女的血来泡药浴,更加笃定了这个推断。” 楚倾瑶目光一紧,忽然凑近了七杀,“你家王爷上次给境主下毒了?是什么毒?” 七杀一懵,他真的不知道。 看他的表情,楚倾瑶也知道从他这什么也问不出来。一咬牙,向着轩辕炙掠去。 “王妃,小心!”七杀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当轩辕炙感觉楚倾瑶时,她已经到了他身旁。 他正全力以付的与境主对抗,连分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只是愤怒的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赶紧撤回去。 楚倾瑶道,“你上次给境主下的是什么毒?” 轩辕炙一愣,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毒。他只是有一次到碧落院去找阿楚,看到她桌上放着毒药,随便往匕首上抹了点。 “是你的……”他才一张嘴,境主立刻抓到机会,一掌将他打飞了出去, “轩辕炙!”楚倾瑶大惊失色,就要去追。 斜肆里忽然飞出来一只手臂,一把将她提到了手里,“轩辕炙,楚倾瑶,我挨个送你们下地狱。” 境主的声音里带着轻蔑,“就凭你们也配和本尊斗?” 楚倾瑶一声惊呼,嘴角忽然现出一抹疯狂,“素御天,去死吧!” 她两只手上忽然各自出现了一个药瓶,左手的先一步倒向境主,境主出于本能的一躲。可楚倾瑶还在他手里,他能躲到哪去。 刺啦一声之后,他身上的衣袍瞬间消失了一大片,露出了胸前那道还没结痂的伤口。 境主怒吼一声,将她向外扔去。 楚倾瑶眼急手快,抢在自己飞出去之前,将另一只手上的药液倒了出去。 “啊!”境主惨叫。 楚倾瑶虽然人还在空中,却觉得这个声音很悦耳,嘴角不由的弯了弯。 “阿楚!” “阿攸!” “丫头!”漫天妖如同一道闪电,奔过去将她接住。 “丫头,你怎么样?”他焦急的寻问。境主的力道那么大,她生怕丫头受到伤害。 楚倾瑶摇头,“我没事,素御天呢?” 漫天妖回头,只见素御天正倒在地上打滚,嘴里不住的发出哀嚎。 “杀了他!”楚倾瑶从他怀里跳下来。 无双和花惜陌也同时回神,双双举剑向境主砍去。境主忽然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想杀本尊,就凭你们也配!”好看小说"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他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楚倾瑶道,“炙,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