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传众网企业名录,广东企业名录数据,全国企业工商名录,企业名录搜索软件

发布时间:2019-11-19 05:34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他闻声,也不抬头,淡然开口:“好,谢谢。”

司瑜天资聪慧,邱芬对他很是喜欢,也十分宠爱他。莫雯总说,因为邱芬这样溺爱司瑜,所以司瑜成了这个样子。邱芬只笑而不言语,她觉得,司瑜这样没什么不好,除了对母亲的话会反驳以外,其他的都不会让人挑出什么毛病来。这样有自己想法,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

话未说完,迎来伊祁蔓草冷冽的目光:“闭嘴,就算是去找我姐夫了又如何?那也一定是有事儿。”

伊祁婉兮自以为正常的笑,在旁人看来其实是苦笑,在司瑜眼中便是如此。可司瑜却有些窃喜,微微往前探了身,目光深邃,语气中带了几分调侃:“你是在吃醋么?”

伊祁婉兮闻言,只淡然一笑,低下了头。正想着要不要找一个话题与他交流,一只好看的手伸到她面前,她还未反应过来,下巴已被轻轻抬起。抬眸,迎上他深邃却温柔的目光。

“十三年前古家被**封杀,你应该知道,古奕回来就是自寻死路。”司瑜说得云淡风轻,“不巧,如今这事儿归我管。”

娘亲为什么突然这样?娘亲不喜欢自己,伊祁婉兮从来都知道。可娘亲从不会这样说自己,因为娘亲不是不明事理。

“天钰去接小女还特意送回舍下,老夫甚是感谢。”大厅内,伊祁明志坐在上座,看着坐在伊祁婉兮旁边椅上的齐天钰,严肃的脸上含着笑意。

齐天钰在舞台中央当着众人的面为伊祁婉兮献上礼物,是一枚镶有红宝石的金戒指,他像是宣布主权般对她柔声道:“我会给你全上海最盛大的婚礼。”

司瑜也不看她,转眼看向别处,语气依旧不带感情,却少了很些冷漠:“相见即是缘。”

“我说过,不要想着摆脱我,你也不可能摆脱我。”他说着,语气多了几分怒意,“你以为你是谁,你把我当成什么?当初找我的是你,什么都不说就离开的也是你。我古奕欠你的?被你这样玩弄。”

不知是齐天钰刻意注意到了还是什么原因,齐天钰总能碰到望月集,可他实在不想与望月集有过多交集,所以大多时候他都会离望月集远远的。

伊祁婉兮轻笑一声,继而伸出右手去捏他俊俏的脸蛋,笑道:“五年前不是说好我回来一定要首先来见你么?”停了停,语气却多了几分娇羞,“而且说好我回来咱们就举办婚礼。”然后微微偏头,脸上的笑被担忧取代,如月的弯眉微微皱起,令人怜惜不已,“怎么,你忘了?”

夜渐深,伊祁蔓草在月色中起身,拍了拍裙摆,隔着门对伊祁婉兮道:“姐姐,晚安。”语毕,站在门口等了十几秒钟,始终没有等到伊祁婉兮的回答,知道等不到,才转身离去。

屋内,伊祁婉兮坐在椅上,听见是伊祁蔓草的声音,才轻应一声:“嗯。”

屋内,伊祁婉兮坐在椅上,听见是伊祁蔓草的声音,才轻应一声:“嗯。”我為你痴迷

“女儿记下了。”伊祁婉兮认真答道。

“大哥你看。”伊祁蔓草松开伊祁婉兮,上前挽住那男子的手臂,“三姐是不是很漂亮?”

“如果我不是开玩笑呢?”司瑜的神情忽地严肃起来,眉头微皱,伊祁婉兮觉得,他真的没有开玩笑。

“我知道你不会吃醋。”司瑜的身子往后移了移,垂眸伸手从桌上的盘中重新拿了一个茶杯为自己倒了杯茶,“至少不会为我吃醋。”倒了杯茶,放下茶壶,端起茶杯来放到嘴边,看着伊祁婉兮,“可是我希望你为我吃醋。”说着,轻呡了口茶。

伊祁婉兮闻言,却并没有觉得难过,只是觉得委屈,因为从头到尾,明明都是司瑜……伊祁婉兮抬眸看一眼司瑜,忽地收了刚刚的想法。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