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汉景银矿湾国际水疗会所,广州哪里有水疗会所特服,广州番禺银矿湾水疗,黄埔水疗休闲会所

发布时间:2019-11-19 04:21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追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觉得无颜姑娘长得与帝少阁主有几分相似,刚好帝少阁主曾经丢失过一个妹妹。”楚倾瑶只好实话实说。

第48章王爷来救场 楚倾瑶轻轻起身,“不知太后急召臣妾过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她这一打岔,就把皇后和楚玉儿的计划打乱了。太后不满的看过来,“哀家年纪大了,就想早日看着轩辕家开枝散叶,炙王的母妃去得早,哀家一直把他当成亲生的看待。如今他年纪也不小了,膝下还未有子嗣,皇帝像他这么大时,可是有好几个皇子公主了。” 话说到这份上,楚倾瑶便懂了,这是想往炙王府塞女人! 她淡然浅笑,就是不接太后的话茬。太后只好继续道,“昨日孟太医回来禀报哀家,说你肚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炙王妃,你让哀家说你什么好,哀家可是等着抱孙子呢!” “太后娘娘,既然姐姐的肚子不争气,不如给炙王抬两个侧妃入府,也好早日满足您老人家的愿望。”楚玉儿出着馊主意 楚倾瑶,待侧妃入府,你就会失了炙王宠爱,背后又没有娘家支持,我看你还如何得意?到时候正妃的位置怕是都保不住。 太后眼睛一亮满意的拉过楚玉儿的手,“还是玉妃最会体贴哀家,最能为哀家分忧。” 皇后愤恨的瞪了眼楚玉儿,炙王府只有楚倾瑶一个女人,她都容忍不了,还谈什么侧妃,她绝不允许。 “太后娘娘,依臣妾看,这事炙王妃说得不算,还要请炙王拿主意才能作数。” 太后不悦,语气严厉,“给夫君纳妃纳妾,这是正妃该做的事情,炙王妃怎么就不能做主?如果她不能为夫君分忧,要她何用!” 楚倾瑶坐在门边,向外望去,只有宫女太监,知道此时怕是指望不上轩辕炙了。只好害羞的起身,“太后娘娘有所不知,并不是臣妾肚子不争气,实在是王爷……” “王爷怎么了?”太后好奇心大起,“难道王爷没碰你?” 楚倾瑶红着脸,“娘娘,这里人太多,臣妾说不出口。” 太后一拍扶手,“大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藏着噎着做甚?” 白柔芷的心悬了起来,她总觉得楚倾瑶接下来的话不是什么好话。劝说太后道,“母后,不如等众位姐妹都走了,让炙王妃私下再说。” “哀家要听!”太后也来了脾气,根本不给皇后面子,“炙王妃,你说。” 楚倾瑶一脸苦楚,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太后,又飞快的低下头,“是炙王……炙王……” “说。”太后怒斥。 “是炙王不行。”楚倾瑶说完自己就想乐,可她必须忍着,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怪异。在场的所有人都猛然瞪大双眼,炙王会不行?特别是皇后白柔芷那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心里不断重复一句话,炙王不行…… “这不可能。”她根本接受不了这个说法,“楚倾瑶,你这是在污蔑炙王。” 其他妃子由最初的震惊,到现在的兴灾乐祸或是惋惜,更有甚者开始窃窃私语,“你们听到了没有,炙王不行?” “看着挺威武啊,竟然不行!” 听到这个消息后最高兴的莫过于楚玉儿,此时她恨不得大笑三声,原来楚倾瑶一直在守活寡。 楚倾瑶扫了眼众人,委屈至极的样子,“我说不说的,你们非要逼我。” 太后脸色阴睛不定,但姜还是老得辣,她很快镇定,“炙王只有你一个女人,未必就是他不行,我看是炙王根本看不上你,我看这样吧!这事就由哀家做主,明日再为炙王选出两位左右侧妃。” 选就选呗!他又不是我男人。 楚倾瑶叹气,轩辕炙,我可是尽力了。 “炙王妃,你回府之后,就把天寂阁收拾出来,好让两位侧妃早日住进去。”这话楚倾瑶就不愿意听了,她好像都没住过天寂阁。 她笑道,“敢问太后,可有了侧妃的人选?我得回去和王爷商议一下,如果是他看不上的,我炙王府可不要。” 太后想往炙王府送的,自然都是她的人,哪里会管轩辕炙喜不喜欢。脸色一沉,正要发怒,就见轩辕炙一身黑衣从外面进来。 “儿臣给母后请安。” “炙儿,快快平身。”太后盯着俊朗的轩辕炙,猜测着楚倾瑶话里的真假。 其他妃子就没这么含蓄了,几乎是在他平身的同时,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他的两腿之间,他一愣,脸倏地沉下来。 “儿臣过来接王妃回府。” “炙儿,你来得正好,母后正和王妃商议给你纳侧妃的事。”太后笑得一脸慈爱,仿佛这事已经定下一般。 “儿臣身子不好,连一个王妃都伺候不过来,侧妃就免了。”轩辕炙神情淡淡,“儿臣告退。” 楚倾瑶懵了,轩辕炙你要不要这么配合我啊?我才说了你不行,你这会就承认了?见她还愣在那里,轩辕炙冷声,“楚倾瑶,你不走?” “走走!”楚倾瑶小跑着追上来。心虚的牵过他的手,见他薄唇紧抿,狭长的丹凤眸带着俾睨天下的霸气,带着她一路出了太后寝宫。 轩辕炙,你是不是也有一点喜欢我? 她痴痴望着,如果能这样牵你的手一辈子,我亦愿意。 “看够没?”轩辕炙突然顿下。 楚倾瑶脸一红,低头之后又暗骂自己,心虚什么啊?看看又不会怀孕。头顶有热气扑到脸上,她这才发现轩辕炙的脸离她的很近,近得能感觉到他的温度。 “你……你干嘛?” 轩辕炙嗤笑,“本王的王妃,想看就看。” 两人刚出了皇宫,就有太监追上来,“炙王,皇后有请。” “没空。”轩辕炙直接回绝。 “王爷,皇后说耽误不了您好多久,只要您去,她以后就不再找王妃的麻烦。”太监压低声音。这句话,已经上车的楚倾瑶根本没听见。 “带路。”轩辕炙一脸不耐。 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楚倾瑶才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在白柔芷和我之间,你选择了她吗?“回府。” 轩辕炙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没心情去打听,吃了晚饭就无精打彩的上床,迷迷糊糊间,房门被人推开。 她以为是青倚,“青倚,灯不用灭。” 床铺吱的一声,有人坐了下来。她睁开眼睛,见轩辕炙黑着脸,一身冷气的看着她。“王爷,这么晚了,你有事?” 头顶上的人忽然伸手扯掉她身上的被子,倾身压了下来。楚倾瑶还来不及惊呼,霸道的吻便封住她的唇,他的身上带着浓浓的酒香,让楚倾瑶有片刻的沉醉。 这么快就要***了吗? 楚倾瑶心有不甘,她承认她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轩辕炙,和他发生关系,她也不讨厌,可他必须是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的大手从她胸前划过,她身子一颤,忽然伸手搂上他的脖颈,主动送上自己的香唇。似是感受到身下之人的主动,他伸手抱起她,一个旋转女上男下,楚倾瑶已经压在了他身上。她冷笑,银光一闪,一支银针快速刺进他的小腹。 轩辕炙身子一瘫,手无力的滑开,本来她还担心他会暴怒,没想到他只是眼中暴过一抹冷光,竟然直接睡了。 长出一口气后,楚倾瑶赶紧把自己穿是严严实实,爬上床委屈的窝在里面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间便被轩辕炙捞进怀里,指腹划过她柔软的樱唇,冷声道,“楚倾瑶,谁给你的胆子,敢扎本王?” 你不是喝醉了吗? 楚倾瑶想装无辜,又怕激怒他,只好陪着笑脸,“王爷,没有的事,你一定是做恶梦了。” 轩辕炙蹙眉,他只记得昨晚是过来找楚倾瑶问罪的,其他的事情模模糊糊根本记不清了。难道真如她所说,全是梦里发生的? “楚倾瑶,你倒是能耐,连本王做什么梦都能知道。”想通了这一点,他警告的看着她,“以后再敢跟本王耍花样,有你好看!” “是是。”楚倾瑶被他搂得呼吸困难,忙不迭的应声。 屋子里忽然安静下来,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楚倾瑶的脸不争气的发红,轩辕炙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他舔了下唇,忽然觉得口干,俯下头来用舌尖描摹过她的唇,“王妃的味道一如昨晚。” 等楚倾瑶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调戏时,轩辕炙已经扬着嘴角跳到地上。看着他出去的背影,楚倾瑶抄起枕头就砸了过去,只可惜根本没砸到人。 屋外响起轩辕炙愉悦的笑声,屋内楚倾瑶的脸更红了。 下午的时候,青倚从外面回来,一脸的不愤,几次都欲言又止。 “青倚,你根本藏不住事,说吧!怎么了?”楚倾瑶放下手中的医书,顺便扫了眼一旁的红檀,红檀一接触到她的目光,顿时一脸慌张。 “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她冷下脸。 “主子,天寂院来了个白衣女子,今天上午王爷还带着她在府里看荷花呢!”青倚一脸担忧。主子进府这么久,一直住在碧落院,好不容易昨晚王爷留宿在此,一转身又带着别的女人去看花。 “是不是贺兰唏?” “主子,不是贺兰郡主。”红檀见瞒不住,也表现得愤愤不平,“这人是昨天王爷带回来的,一来就住进了天寂阁。”其实红檀想说,那人一来就住进了自己给王妃收拾的房间。 楚倾瑶觉得心里极不舒服,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间充斥。她是皇上硬塞给他的女人,她的用处只是羞辱他。如此尴尬的身份,哪怕她做得再多,他也未必会喜欢。 眼中掠过一抹失意,轩辕炙,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在意我? “你们管太多了,王爷和谁在一起,是他的自由。”青倚第一个不服,“主子,话不能这么说,你才是王府正经八百的女主人。” 她摆手,“青倚,我有点饿了,你们去厨房给我做一碟千层糕。” 将两人支开,她快速的换了衣服,从王府后门溜到外面,心情不好的时候,只想离开这里。 步行过两条街,一名绝美男子忽然落到她面前,凛冽的冷梅香直窜入她的心脾,“是你?”这人一身紫衣,正是当日窜入王府荷花亭的人。 “瑶瑶,好巧。”男子对她绽放一个魅惑众生的笑颜。 她看得一呆,对于美好的事物,她一向愿意欣赏。茶馆的二楼上,轩辕炙冷着脸看着下方。好看小说"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七杀见旁边的房子空着,直接把人扶到了床上。红檀跟进来,急忙将灯掌上。楚倾瑶就着灯光,扫了一眼无双,只见他身衫破烂,到处是口子,哪还有平日里的温润如玉。

“东方无双,你要是敢抓我,我马上让人灭了你玖月国。”女子厉声。

“惜陌,我相信这么多年,也不会没有女孩子喜欢过你,可你为什么看不上?而遇到了秋雅师妹,就能一见钟情?”

帝农脸色一僵,这丫头孩子都生了,还不办婚礼,成何体统!

第126章东方瞬中毒 花惜陌查了半个月,才查出分舵被毁是炙王的手笔,气得他恨不得马上冲到炙王府,找炙王理论。可他知道这样根本不现实,炙王要是肯和他讲道理,也就不会背后下手了。 “门主,天琼国炙王与我们古武门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应该去找炙王讨个说法。”古武门的几位长老知道这次事情不小,也都赶了过来。 花惜陌知道这是轩辕炙在警告他,让他离楚倾瑶远点。他握剑的手透出彻骨的恨意,轩辕炙,你欺人太甚! 平息好了心情,他才开口,“我前一段时间与炙王结怨了,这事我自己会找他解决,几位长老只需要约束好门中弟子,不让他们去找炙王就行。” 几位长老对视之后,一人问道,“门主和炙王到底是因为什么?” “因为一个朋友,不是什么大事。”见他不想多说,长老们也不好再问。 一名弟子走过来,“门主,收到消息说大小姐正在返回门派的途中,只是……” “只是什么?”他脸一冷。 “只是与大小姐同行的是玖月国大皇子东方瞬还有三公主东方炎月。”弟子都有些怀疑这消息是假的了,他们古武门一向与皇家没有交集。 “我去看看。”花惜陌担心花千妍太过单纯,被别人利用。几位长老听说后,也催促他快些赶过去,把大小姐接回门派。 花千妍跟着东方瞬兄妹,游山玩水的往玖月国赶。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轻松自在。她尽量不去想楚姐姐,努力让自己玩得开心。 “千妍姑娘,不如你跟我们去皇宫吧!”东方炎月靠过来。 花千妍摇头,“哥哥把古武门交给我,我私自下山,得赶紧回去和他赔礼道歉,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去。” 东方瞬看了眼东方炎月,不让她再说。花千妍不适合皇宫,只要她在宫外过得好好的,他就满足了。 “妍儿如果有机会去玖月国的都城,记得去找我们,到时候一定带你吃遍都城的特色小吃。”东方瞬一脸笑意,目光温柔得让东方炎月都有些嫉妒。 不禁暗自叹息,皇兄完了,一遇到花千妍整个人都弱智了。 花千妍笑靥如花,“等将来,我一定去找大皇子和三公主。” 东方瞬宠溺的替她拢了拢头发,“妍儿,叫我瞬哥哥吧!大皇子太生疏。”他不喜欢。他只想让他变成她心里唯一的那个,哪怕是称呼也好。 花千妍点头喊了声,“瞬哥哥。” 他摘下脖子上的玉佩,给她戴上,“妍儿,瞬哥哥送你的礼物,你要一辈子记得瞬哥哥。” 花千妍看了眼玉佩,见上面雕刻着一条呼之欲出的飞龙,慌乱的去摘,“不行,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再说龙是皇族的象征。 东方瞬按住她的手,“妍儿,你不要瞬哥哥可要生气了。” 花千妍无耐,只好收了玉佩,本来想给东方瞬回礼的,可翻了半天身上,什么都没有,不好意思的道,“瞬哥哥,等以后有机会了,妍儿也送你一样礼物。” “好,瞬哥哥等着妍儿的礼物。”东方瞬露出期望的眼神,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吧! “皇兄,天要黑了,我们速度点也许还能赶到最近的镇子。”东方炎月翻身上马,为了给皇兄创造机会,她一个人先行离开。 东方瞬示意暗卫跟上去,他才带着花千妍走在最后。 暮色四合,倦鸟归巢时,大家进了一座小镇。这镇子东方瞬他们来的时候在这里歇过一晚,所以轻车熟路的找到那家最好的客栈住了进去。 大家用了晚饭,都早早回屋休息。 花千妍睡得迷糊之际,突然觉得有人在叫自己,她蓦地睁开双眼,见屋子里立着一道黑影。大惊失色的问道,“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东方瞬他们可是带着不少暗卫,怎么会没人发现? “自然是早在你们来之前,本太子就藏在这里。”男子伸手向她抓来,花千妍身子一动,已经落到地上,大声道,“瞬哥哥,屋里有人。” 东方瞬在睡楚中惊醒,赶紧冲过来,只见花千妍正和一名男子交手,只一眼,他就认出男子正是宇文景瑞。怒声道,“宇文景瑞,你找死!” 宇文景瑞虚晃一招,伸手一扬,一把药粉对着花千妍当头罩下。花千妍一惊,就向一旁躲去,宇文景瑞笑着拍来一掌,直接将她逼回了毒粉下落的位置。 “妍儿!”东方瞬不管不顾的扑过来,一把抱住她,把她挡在自己身下。 “瞬哥哥,你快躲开。”花千妍用力推他,却被他死死的抱住。也许这辈子,只有这一次,他可以这样放肆的抱着他。 暗卫们冲进来时,宇文景瑞清一色用毒粉开路,很快就冲出客栈消失在夜色里。 东方炎月进来时,就看着皇兄抱着花千妍倒了下去,在落地之前,他却用最后的力气把花千妍推了出去,把她推到安全的地方。 “皇兄。”她大叫着奔过去。 “炎月,别过来,我……中毒了。” 花千妍疯了似的扑过去,“瞬哥哥,你怎么样了?” “炎月,拉住她。”此时的东方瞬觉得沾上药粉的地方正在发麻,还有些痒,他痛苦的躺在地上,“妍儿,你也别过来,一会让暗卫扶我起来。” 东方炎月暗瞪了一眼花千妍,都是因为她。 “炎月,刚才的人是宇文景瑞,他是冲着我们来的。”东方炎月大吃一惊,没想到又是他。 花千妍担忧的看了眼东方瞬,便专注的看着地上的毒粉,然后她抬起头,歉意的道,“瞬哥哥,对不起,我解不了这种毒,但我能判断出这毒粉能麻痹你的知觉。姐姐肯定能解,我的医术都是她教的。” 那三年里,楚倾瑶不止教了她医术,也涉猎了毒药。毕竟妍儿是个女孩子,以后行走江湖,多点技能防身总是好的。 “你可真没用。”东方炎月心急如焚,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花千妍没理他,走过去检查中毒的暗卫,好在暗卫的毒不难解,她在附近药铺抓了一些药材,回来配置之后就解了。 “皇兄,我们连夜赶回皇宫,来人,马上备车。”东方炎月命人过来扶皇兄。 “等等,去找些油纸,先把手包上,那毒粉一沾上皮肤人就会中毒。”暗卫一怔,东方瞬道,“按照她说得去做。” 把手包好后,暗卫扶起东方瞬,大家连夜出了小镇,马不停蹄的往皇宫赶。 东方瞬沾到药粉的地方不只两手,还有脸和脖子,这些地方已经要没知觉了,他痛苦的躺在车上,任花千妍抱着。 “瞬哥哥,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她看着东方瞬,忽然心疼的哭了。她可真是笨,练了这么多年功夫,却躲不开宇文景瑞的算计。 一声惨烈的嘶鸣在前方传来,东方炎月一惊,急忙勒住坐下骏马,“怎么回事?” “公主,前方有人设了绊马索,有兄弟掉进了深坑。”暗卫急忙回话。 东方炎月拔出长剑,“宇文景瑞,你个卑鄙小人,你给本公主死出来。” 树上传来一阵狂浪得意的笑声,“炎月公主,没想到你会对本太子念念不忘。” 宇文景瑞从树上下来,用剑指着暗卫,“都别动,要不然别怪本太子心狠手辣,毒死你们。” 暗卫们愤恨的瞪着他,集中精神防备,生怕他突然下毒。东方炎月冷声道,“宇文景瑞,你给我皇兄下的什么毒,赶紧把解药交出来。” 宇文景瑞轻佻的道,“想要解药,就要看公主你有没有诚意了?” “你想怎样?”东方炎月逼着自己问出来。 “自然是公主嫁给本太子,玖月与苍隼结百年之好。你皇兄到时候就是我皇兄了,本太子一定会给他解毒的。” 马车上,东方瞬因为脸部肌肉都麻了,虽然不能说话,却还是极力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他就是死,也不会让炎月嫁给宇文景瑞。 他努力转动着眼珠子,向花千妍传达自己的想法。花千妍看着他,“瞬哥哥,你是不是不想让公主嫁给他?” 见他的头略微点了一下,花千妍放开他,走出马车,“公主,瞬哥哥叫你。” 东方炎月不疑有他,赶紧钻进马车。花千妍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在与暗卫擦身而过时,小声道,“你们牵了马车往回赶,我去引开他。” 暗卫一惊,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花千妍,你个臭丫头,你赶紧让炎月公主出来,本太子要娶的人是她,如果你也想爬上本太子的床,本太子可以考虑一下。”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宇文景瑞已经看出东方瞬喜欢花千妍,他故意这样说,就是想要借机羞辱东方瞬。 当日他提议要娶东方炎月,谁让他一点情面也不给自己留。 “宇文景瑞,你去死吧!”花千妍飞身而起,向他扑去。 远远的,她就听到有人大喝,“妍儿回来,哥哥替你收拾他。” 花千妍鼻子一酸,哥哥,你再不来,都要见不到妍儿了。 暗卫们也蜂拥而起,扑向了宇文景瑞带来的人。落在最后的暗卫牵了拉车的马,快速的调转马头,向着身后狂奔。 东方炎月知道皇兄不想让她答应宇文景瑞,劝说道,“皇兄,这只是权宜之计,你放心,我不会真嫁给他的。” 话才说完,就觉得身下的马车拼命的颠簸,似乎正在远离刚才的地方。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第126章东方瞬中毒 花惜陌查了半个月,才查出分舵被毁是炙王的手笔,气得他恨不得马上冲到炙王府,找炙王理论。可他知道这样根本不现实,炙王要是肯和他讲道理,也就不会背后下手了。 “门主,天琼国炙王与我们古武门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应该去找炙王讨个说法。”古武门的几位长老知道这次事情不小,也都赶了过来。 花惜陌知道这是轩辕炙在警告他,让他离楚倾瑶远点。他握剑的手透出彻骨的恨意,轩辕炙,你欺人太甚! 平息好了心情,他才开口,“我前一段时间与炙王结怨了,这事我自己会找他解决,几位长老只需要约束好门中弟子,不让他们去找炙王就行。” 几位长老对视之后,一人问道,“门主和炙王到底是因为什么?” “因为一个朋友,不是什么大事。”见他不想多说,长老们也不好再问。 一名弟子走过来,“门主,收到消息说大小姐正在返回门派的途中,只是……” “只是什么?”他脸一冷。 “只是与大小姐同行的是玖月国大皇子东方瞬还有三公主东方炎月。”弟子都有些怀疑这消息是假的了,他们古武门一向与皇家没有交集。 “我去看看。”花惜陌担心花千妍太过单纯,被别人利用。几位长老听说后,也催促他快些赶过去,把大小姐接回门派。 花千妍跟着东方瞬兄妹,游山玩水的往玖月国赶。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轻松自在。她尽量不去想楚姐姐,努力让自己玩得开心。 “千妍姑娘,不如你跟我们去皇宫吧!”东方炎月靠过来。 花千妍摇头,“哥哥把古武门交给我,我私自下山,得赶紧回去和他赔礼道歉,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去。” 东方瞬看了眼东方炎月,不让她再说。花千妍不适合皇宫,只要她在宫外过得好好的,他就满足了。 “妍儿如果有机会去玖月国的都城,记得去找我们,到时候一定带你吃遍都城的特色小吃。”东方瞬一脸笑意,目光温柔得让东方炎月都有些嫉妒。 不禁暗自叹息,皇兄完了,一遇到花千妍整个人都弱智了。 花千妍笑靥如花,“等将来,我一定去找大皇子和三公主。” 东方瞬宠溺的替她拢了拢头发,“妍儿,叫我瞬哥哥吧!大皇子太生疏。”他不喜欢。他只想让他变成她心里唯一的那个,哪怕是称呼也好。 花千妍点头喊了声,“瞬哥哥。” 他摘下脖子上的玉佩,给她戴上,“妍儿,瞬哥哥送你的礼物,你要一辈子记得瞬哥哥。” 花千妍看了眼玉佩,见上面雕刻着一条呼之欲出的飞龙,慌乱的去摘,“不行,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再说龙是皇族的象征。 东方瞬按住她的手,“妍儿,你不要瞬哥哥可要生气了。” 花千妍无耐,只好收了玉佩,本来想给东方瞬回礼的,可翻了半天身上,什么都没有,不好意思的道,“瞬哥哥,等以后有机会了,妍儿也送你一样礼物。” “好,瞬哥哥等着妍儿的礼物。”东方瞬露出期望的眼神,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吧! “皇兄,天要黑了,我们速度点也许还能赶到最近的镇子。”东方炎月翻身上马,为了给皇兄创造机会,她一个人先行离开。 东方瞬示意暗卫跟上去,他才带着花千妍走在最后。 暮色四合,倦鸟归巢时,大家进了一座小镇。这镇子东方瞬他们来的时候在这里歇过一晚,所以轻车熟路的找到那家最好的客栈住了进去。 大家用了晚饭,都早早回屋休息。 花千妍睡得迷糊之际,突然觉得有人在叫自己,她蓦地睁开双眼,见屋子里立着一道黑影。大惊失色的问道,“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东方瞬他们可是带着不少暗卫,怎么会没人发现? “自然是早在你们来之前,本太子就藏在这里。”男子伸手向她抓来,花千妍身子一动,已经落到地上,大声道,“瞬哥哥,屋里有人。” 东方瞬在睡楚中惊醒,赶紧冲过来,只见花千妍正和一名男子交手,只一眼,他就认出男子正是宇文景瑞。怒声道,“宇文景瑞,你找死!” 宇文景瑞虚晃一招,伸手一扬,一把药粉对着花千妍当头罩下。花千妍一惊,就向一旁躲去,宇文景瑞笑着拍来一掌,直接将她逼回了毒粉下落的位置。 “妍儿!”东方瞬不管不顾的扑过来,一把抱住她,把她挡在自己身下。 “瞬哥哥,你快躲开。”花千妍用力推他,却被他死死的抱住。也许这辈子,只有这一次,他可以这样放肆的抱着他。 暗卫们冲进来时,宇文景瑞清一色用毒粉开路,很快就冲出客栈消失在夜色里。 东方炎月进来时,就看着皇兄抱着花千妍倒了下去,在落地之前,他却用最后的力气把花千妍推了出去,把她推到安全的地方。 “皇兄。”她大叫着奔过去。 “炎月,别过来,我……中毒了。” 花千妍疯了似的扑过去,“瞬哥哥,你怎么样了?” “炎月,拉住她。”此时的东方瞬觉得沾上药粉的地方正在发麻,还有些痒,他痛苦的躺在地上,“妍儿,你也别过来,一会让暗卫扶我起来。” 东方炎月暗瞪了一眼花千妍,都是因为她。 “炎月,刚才的人是宇文景瑞,他是冲着我们来的。”东方炎月大吃一惊,没想到又是他。 花千妍担忧的看了眼东方瞬,便专注的看着地上的毒粉,然后她抬起头,歉意的道,“瞬哥哥,对不起,我解不了这种毒,但我能判断出这毒粉能麻痹你的知觉。姐姐肯定能解,我的医术都是她教的。” 那三年里,楚倾瑶不止教了她医术,也涉猎了毒药。毕竟妍儿是个女孩子,以后行走江湖,多点技能防身总是好的。 “你可真没用。”东方炎月心急如焚,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花千妍没理他,走过去检查中毒的暗卫,好在暗卫的毒不难解,她在附近药铺抓了一些药材,回来配置之后就解了。 “皇兄,我们连夜赶回皇宫,来人,马上备车。”东方炎月命人过来扶皇兄。 “等等,去找些油纸,先把手包上,那毒粉一沾上皮肤人就会中毒。”暗卫一怔,东方瞬道,“按照她说得去做。” 把手包好后,暗卫扶起东方瞬,大家连夜出了小镇,马不停蹄的往皇宫赶。 东方瞬沾到药粉的地方不只两手,还有脸和脖子,这些地方已经要没知觉了,他痛苦的躺在车上,任花千妍抱着。 “瞬哥哥,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她看着东方瞬,忽然心疼的哭了。她可真是笨,练了这么多年功夫,却躲不开宇文景瑞的算计。 一声惨烈的嘶鸣在前方传来,东方炎月一惊,急忙勒住坐下骏马,“怎么回事?” “公主,前方有人设了绊马索,有兄弟掉进了深坑。”暗卫急忙回话。 东方炎月拔出长剑,“宇文景瑞,你个卑鄙小人,你给本公主死出来。” 树上传来一阵狂浪得意的笑声,“炎月公主,没想到你会对本太子念念不忘。” 宇文景瑞从树上下来,用剑指着暗卫,“都别动,要不然别怪本太子心狠手辣,毒死你们。” 暗卫们愤恨的瞪着他,集中精神防备,生怕他突然下毒。东方炎月冷声道,“宇文景瑞,你给我皇兄下的什么毒,赶紧把解药交出来。” 宇文景瑞轻佻的道,“想要解药,就要看公主你有没有诚意了?” “你想怎样?”东方炎月逼着自己问出来。 “自然是公主嫁给本太子,玖月与苍隼结百年之好。你皇兄到时候就是我皇兄了,本太子一定会给他解毒的。” 马车上,东方瞬因为脸部肌肉都麻了,虽然不能说话,却还是极力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他就是死,也不会让炎月嫁给宇文景瑞。 他努力转动着眼珠子,向花千妍传达自己的想法。花千妍看着他,“瞬哥哥,你是不是不想让公主嫁给他?” 见他的头略微点了一下,花千妍放开他,走出马车,“公主,瞬哥哥叫你。” 东方炎月不疑有他,赶紧钻进马车。花千妍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在与暗卫擦身而过时,小声道,“你们牵了马车往回赶,我去引开他。” 暗卫一惊,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花千妍,你个臭丫头,你赶紧让炎月公主出来,本太子要娶的人是她,如果你也想爬上本太子的床,本太子可以考虑一下。”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宇文景瑞已经看出东方瞬喜欢花千妍,他故意这样说,就是想要借机羞辱东方瞬。 当日他提议要娶东方炎月,谁让他一点情面也不给自己留。 “宇文景瑞,你去死吧!”花千妍飞身而起,向他扑去。 远远的,她就听到有人大喝,“妍儿回来,哥哥替你收拾他。” 花千妍鼻子一酸,哥哥,你再不来,都要见不到妍儿了。 暗卫们也蜂拥而起,扑向了宇文景瑞带来的人。落在最后的暗卫牵了拉车的马,快速的调转马头,向着身后狂奔。 东方炎月知道皇兄不想让她答应宇文景瑞,劝说道,“皇兄,这只是权宜之计,你放心,我不会真嫁给他的。” 话才说完,就觉得身下的马车拼命的颠簸,似乎正在远离刚才的地方。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机械战士

“轩辕炙,你以为本尊敢重新出世,还能惧怕你这不入流的剑阵?”

“她那里有奶娘,还有七绝,你还操什么心?”轩辕炙刮了下她的鼻尖,“你再养几天,到时候好参加黄万和的婚礼。别忘了,他在京里可是孤身一人,如果你都不去,不是太冷清了。”

她道,“走吧!进宫一趟,总不能白来,赏花能美化人的心灵呢!”

第773章你嫁给我吧 稍晚的时候,霜崖来见门主。漫天妖给他列了一张单子,让他去把上面的药材找来。 第二日一早,他把解药给花惜陌喂下后,人就醒了。 “你怎么样?”见花惜陌睁开眼睛,漫天妖道。 花惜陌躺得有点久,半天才坐了起来,苦笑道,“我还以为我醒不过来了,多谢!” 漫天妖看了他一眼,“谢我就不用了,你还是去管好你的女人,她要是再敢对丫头不敬,我就拧下她的脑袋。” 花惜陌一惊,他昏迷的这些日子,对外界发生的事,可是一无所知,看来是秋雅惹到倾瑶了。 房门被人推开,是花千妍惦记哥哥,早早的就来看他了。她见花惜陌醒了,立刻哭着扑过来。“哥,你还知道醒过来,你都要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妍儿,是哥不好,吓到你了。”花惜陌温柔的揉着她的秀发,“哥要是死了,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哥舍不得死!” “哥,你不准再胡说。”花千妍抹了几把眼泪,“哥,我去给你盛碗粥,我马上就回来。” “去吧!” 花惜陌看向漫天妖,“是不是秋雅误会倾瑶了,我替她向你道歉。秋雅……” “花惜陌,你不用替她说好话,那种女人也只有你看得上。”漫天妖一甩衣袖走了出去。 花惜陌疑惑着下床,在床上躺了这么久,好像身上都生锈了。漫天妖的话,让他心里不太舒服,想找容秋雅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他根本不知道容秋雅住在哪,好在花千妍端了一碗粥回来。不满的看着他,“哥,你怎么出来了?快点回屋,先把粥喝了。” 花惜陌点头,跟她进屋。他在桌子前面坐下,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好像并不是很饿。“妍儿,我昏迷多久了?” “哥,应该有很多天了。” “那我怎么不饿?” “我听吴尚说,是姐姐一直让人给你打营养针。”花千妍握着哥哥的手,心里感慨万千,“哥,如果不是姐姐,你昏迷了这么久,怕是饿也饿死了。” 花惜陌点头,“妍儿,倾瑶和秋雅之间到底怎么了?她们是不是闹得很不愉快?” 在他的记忆里,倾瑶不是那种不分轻重之人。不问用也知道,应该是秋雅误会她了。 哥哥才刚醒,花千妍本来不想告诉他这些,听他问了,也就实话实说,把知道的都讲了一遍。花惜陌和花千妍,都知道楚倾瑶身上有秘密,所以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妍儿,我知道了。秋雅那边我去说。” 花千妍心疼的看着他,“哥,等你身子全好了再说吧!” 花惜陌心不在焉的吃了一碗粥,非要去找容秋雅。花千妍劝不住,给他指了方向,就去找楚倾瑶。 到了这边,发现姐姐和王爷房里还坐着不少人。除了漫天妖和东方无双之外,其他人她都不熟悉。 “妍儿你坐,既然来了,就跟着听听。楚倾瑶已经知道花惜陌醒了。要不是这边有事,她早过去了。 花千妍坐下后,就听轩辕炙道,“浅眸姑娘得到的消息可属实?” “应该是真的。”夏浅眸看了眼东方无双。眸子里带着别人看不透的情绪。不知道为何,那天晚上她虽然被梅知遥下了药,有一些场景却依稀记得。 她记得当东方无双进入她的时候,她有过瞬间的清醒。然后又变得混沌起来,只记得浮浮沉沉之中,与他忘情的纠缠。 “可境主上次伤得那么重,怎么这么快就能卷土重来?”说话的是无双,他一脸质疑。 “我怎么知道?”夏浅眸有些不高兴,“东方无双,我只是好心的过来提醒你们,你要是再不知好歹,以后我不管你们就是。” 那天,当她知道自己被梅知遥算计后,真的是恨极了他。拼着最后的一丝清明,厉声告诉他,“她宁愿把清白身子给一个乞丐,也不想给他。” 当时梅知遥是愤怒的,所以他给自己也吃了药,想要不顾一切,也没有丝毫怜惜的得到她。好在东方无双来了,在她看到他来的那一刻,整个人再也控制不住心神,被药物控制了大脑。 因爱生恨,与梅知遥相比,那一刻,她更希望那个人是东方无双。 “浅眸,谢谢你肯帮我们。”楚倾瑶感激的看着夏浅眸。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境主素御天可是她的舅舅。 夏浅眸的眸子里带着哀伤,她现在很茫然。没想到这次的夜染大陆之行,会发生这么多的变故。说到底,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舅舅。如果他不回去,父亲就不会为她定亲。不定亲的话,她就不会来这边。 “夏浅眸,你嫁给我吧!”无双忽然站起来,向她走去。 天术老人的神色一僵,好在芸篱不在这里,要不然那个丫头不知道要难过成什么样。可这能怪谁呢?如果不是她推波助澜,无双也不会…… 夏浅眸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嘲讽,她心里很清楚,东方无双不喜欢她。 她轻声道,“东方无双,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说你喜欢的人也不是我,有些话,你最好不要乱说。” 无双在她身前站定,“我会等到你同意的。” 楚倾瑶知道无双这是在置气,他在怪芸篱。可这件事,也从另一面反应出无双想要对夏清眸负责。 夏浅眸起身,躲开无双,“素御天来了之后,一定会先来找我。东方无双,你最好别来打扰我,要不然我会让他杀了你。” 她说完,也不看众人,大步走了出去。 “无双,你昨日去哪了?”楚倾瑶看向无双。 无双自嘲的轻笑,他能去哪?芸篱不是想成全他吗?那他就如她的愿。既然他的感情在别人眼里什么都不是,那他为何还要去坚持。 “你真想娶夏浅眸?”楚倾瑶又问。 “难道不行?”无双一脸讥讽。 天术老人重重的叹了口气,起身走了出去。这两天芸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的,他真的很心疼。现在他真的好后悔,当初无双去尊门的时候,他就应该同意他们的事,早早的让他们成亲。 如果那时候成亲了,哪还有夏浅眸什么事。 “希望你不要后悔。”轩辕炙哼了一声,“其实夏浅眸自身的条件就很好,如果你真能将她娶到手,对我们夜染大陆也是一大助力。” 无双撩了下眼皮,他现在真的很矛盾,不知道做出娶夏浅眸的决定是否正确。 “无双,你知不知道梅知遥在哪?”楚倾瑶就怕梅知遥对无双下手。 无双摇头,梅知遥被他赶走之后,就石沉大海了。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肯定躲在某处,准备伺机而动。 漫天妖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若有所思的道,“不管素御天会不会来,我都要在这里成立一个毒门分部。” 无双瞥了他一眼,“你喜欢折腾就去折腾,顶多我们打不过素御天,全军覆没呗。既然你毒门都不怕死,我解忧阁更不怕,我也要把分堂挪到这边来。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漫天妖拍了一下他肩膀,还要说什么,楚倾瑶却先道,“分部的事,往后挪挪,不急在这一时,等到素御天的事尘埃落定之后再说。你们就没觉得奇怪吗?素御天可是好不容易才逃回的海外,怎么这么快就要回来?” 这个问题,轩辕炙倒是想过,因为他与素御天的恩怨最深。可他想来想去,都想不出原因。 当日素御天逃走时,伤得可是非常严重。难道他这么快就完全恢复了? “阿楚,你的毒……” “在这个世上,除了我之外,无人能解。”楚倾瑶说得笃定,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人,谁也没那么高的医术。就算是她来解,也要借助现在的精密仪器。 时间转眼就过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大家都过得风平浪静。 这一日,追烟来了,同行的还有无颜。 “师父,我回来了。”追烟一脸笑容,他准备把自己和无颜的事跟师父说说。他年纪也不小了,该娶妻了。 楚倾瑶的目光看向他身后的无颜,这姑娘的眉眼,和帝凤舞倒是很像。如果她真的是帝家的女儿,也算是喜事一桩。 无垢,无颜……她眸色剧变,真的是巧合吗? 追烟和无颜刚进屋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七绝就进来道,“王爷王妃,帝家来人了。” “快快有请。”轩辕炙起身去迎接。 轩辕炙来到门口时,帝农已经带着帝凤鸣进来了。两人一进来,目光就齐齐的看向无颜。无颜被看得莫名其妙,刚想要发怒,追烟已经将她挡在了身后。 “请问两位,这是什么意思?”他看向帝家父子,语气中已经带着不满。 帝农一把将追烟拉开,一步一步走向无颜,细细看着她的容颜,这张脸,像极了他们帝家人。 他激动的去拉无颜的手,“歌儿,你是我的歌儿对不对?” 无颜甩手挣开他,“帝阁主,请自重!我不是你的歌儿,你认错人了。” 帝农伤心的看着她,又看向帝凤鸣,“鸣儿,你说她长得像不像?” “像!”帝凤鸣对着楚倾瑶一拱手,“王妃,还请王妃帮我们做个鉴定。” 追烟想到了师父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帝家怀疑无颜是他们丢失的女儿。看来今日,他们是一定要弄个究竟了。FL"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