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逃顶侠”惠轶陨落始末

对金融市场保持了敏锐度的连续创业者,最终没能躲过风险,在42岁的年纪陨落币圈。死亡5日之后,去世的消息才经合伙人张歆彤通过非正式渠道传出。

原创|陶陶  

头图|视觉中国

链得得注:对金融市场保持了敏锐度的连续创业者,最终没能躲过风险,在42岁的年纪陨落币圈。

 

日前,数字货币市场分析公司比特易创始人惠轶被爆自杀身亡。

 

这一消息源自比特易前联合创始人张歆彤在微信的群发消息。她表示,“亲爱的惠轶已于6月5日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当天清晨,我在极大的悲痛中见到了他最后一面...我至今难以想象,也无法接受,他竟然会选择主动结束自己年仅42岁的生命。”

 

 投资圈的“逃顶侠”惠轶

 

惠轶何许人也?

 

在创立比特易之前,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的他,已在投资金融界闯荡十年之久。

 

惠轶在IBM中国研究中心担任过高级研究员,曾加入微软任高级产品经理,他参与开发的Microsoft Surface的产品曾在2008年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年度10大最具创新科技产品。

 

随后,惠轶又加入知名金融平台花果金融,担任CEO;2015年,惠轶从花果金融离职,于同年创办P2P理财平台神仙有财。

 

 

惠轶的金融投资操作曾被朋友们送上“逃顶侠”的称谓:在股市4800点的高位清仓,在P2P金融行业遭遇暴风雨前及时抽身。

 

一位曾在惠轶此前创立的社会化理财平台“神仙有财”工作的员工无法相信,他的前老板会因为亏损而选择自杀,“他是一个谦和而谨慎的人,对互联网金融市场的预见性很准。”

 

 比特易的发家史

 

接连躲过了“A股危机”、“E租宝”事件,惠轶还是没能逃过数字货币这一劫。

 

2017年下半年,比特币市场迎来一轮暴涨。因而,嗅觉敏锐的惠轶在离开神仙有财之前,就进入了区块链领域。

 

比特易创立于2017年10月,当时正值加密货币市场牛市的顶点,目的是为用户提供数字货币市场的相关信息。

 

惠轶多次在一些采访中强调过加密货币市场“投机性重”、“像赌场”,他的初心是将比特易打造成加密货币市场的同花顺,既有为各类监管机构和行业研究机构提供的定制化数据监控服务,也有为用户提供数字货币市场交易数据、指标分析、风险提示的工具。

 

作为一家数字货币市场专业分析平台,比特易是主打资产量化交易,并且由惠轶这个纵横互联网金融行业数十年的老将亲自主刀,借助比特币的火爆和微信群的庞大流量,很快,比特易就吸引了大批的用户,并顺势推出了比特易APP。

 

2018年4月,软银中国和蓝驰创投联合投资“比特易”的消息出现在各大区块链媒体和创投媒体。

 

比特易被称为软银中国在国内投资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因此风光无限。

然而,2019年6月5日该意外事件事发后,软银中国PR对外表示软银中国并未投资比特易,只是接触了该项目,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经放弃了该项目的投资计划;此外,在蓝驰的官方网站上,有细心的读者也已发现比特易项目的相关信息已被撤下。

 

比特易目前股权结构

 

尽管如此,比特易的app上仍印着蓝驰及软银中国的标志。从媒体的信息来看,比特易项目初期靠的主要是软银中国这一金字招牌吸引客户。由此可见,比特易的成长史,便伴随着信誉的质疑。

 

 OKEx平台的滑铁卢

 

尽管从事数字货币投资风险控制的工作,但业内人士称,惠轶去世,疑似与他此前在OKEx交易平台进行高风险的比特币合约交易有关。

 

“去年前期赚钱是真的。”张晓宇回忆,当时公司走两条路线,一条是比特易的量化和几条“狗”,这些工具后来以付费服务做了商业化;另一条是给大户做资管,“投入10个BTC以上的用户算大户,资管合同很良心,止损线很高,所以亏了都是公司自己赔。”

 

张晓宇说,第一条路虽然稳,但由于去年币圈形势,玩的人越来越少,赚不到钱,惠总就开始将眼光放在第二条路上。他介绍,大户的资管服务中包括区块链项目的一级市场投资和量化交易。

 

而在张晓宇看来,一级市场的投资亏损是公司营收状况的转折,“前期投了太多的空气项目,被套了。”

 

当时正值加密货币市场走凉,大量的区块链项目在二级市场跌破发行价。不少区块链投资机构的回报也开始走下坡路,投资一级市场的比特易也未能避免大行情的不利影响。

 

试图扭转局面的比特易利用数据分析的优势推出了量化基金。一份比特易用户梳理的信息显示,2018年11月,该公司开始向用户募集比特币,为用户制定对冲策略。

 

比特易曾放出首期用户基金收益单,“对冲策略II”的三个月最终收益为79%。同时,海报里还放出了今年1月14日将开启新一期基金线上路演的信息,“一共募集了两期,暂时知道的是超过600个BTC。”用户在梳理信息中称。

 

今年5月,比特易的用户开始发现异常,“APP不更新,群里没有回应。”投资人开始怀疑比特易跑路。

 

5月底,为了力挽狂澜,惠轶开始了合约交易。

 

“保佑下午瀑布形成,我下半年就不用干活了。”5月31日13:15左右,惠轶在一个500人的区块链投资群里发出这句话。

 

就在几个小时前,比特币市场迎来一场“瀑布”式暴跌。5月31日零点,比特币价格从8928美元的高点在一小时内跌至8640美元;此后从凌晨3点到凌晨5点,再次从8620美元跌至8200美元左右,最低一度下探至8010美元。

 

网上传出疑似惠轶因动用客户2000个BTC,用100倍杠杆做空导致爆仓亏损,因此选择自杀。不过,9楼访谈对此辟谣表示,惠轶一直是以20倍杠杆进行操作的。

 

比特易的前员工张晓宇对惠轶操作合约交易并不意外,“之前他也经常在里面喊单,其实这个真的不是一次性时间,而是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

 

 合伙人消失,比特易财产何去何从?

 

5月31日的合约交易之后,再未流传出惠轶的信息。直到6月10日,惠轶过世5日后,去世的消息才经合伙人张歆彤通过非正式渠道传出。


 

此前,5月中旬,大量的比特币开始失踪。部分投资者发现比特易异常,原本一个月更新几次的系统不再更新,群里不再回应相关信息。

 

投资人确认六月可以赎回比特币的几个员工的合伙人:pat,Jasmine张歆彤,导弹熊,资管小助手同时消失,币易公司(比特易公司注册资本金1000w)的财产不翼而飞。

 

话锋回转到惠轶自杀身亡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原比特易的员工,合伙人纷纷撇清关系,树倒猢狲散,整个比特易空无一人。

 

由此可见,惠轶的死可谓疑窦丛生。

 

那么,这些合伙人与此次创始人的自杀事件,究竟有着怎样的纠葛?

 

首先要从公布去世消息的张歆彤说起。

 

根据知情人士消息称,惠轶的死亡时间是6 月 5 日凌晨四点左右。

 

同时,根据警方调取的别墅监控显示,6月4日晚,张歆彤和一位在该公司的比特币合约产品中投资了数百个BTC的大客户一起来到了惠轶的别墅,而非像很多自媒体说的,除了张歆彤和惠轶之外,另外一个是比特易的股东。此外,惠轶选择在送走二人后在别墅自缢身亡,而非网传跳楼的方式。

 

该大客户表示,自己是特意赶到北京,由张歆彤带着来到惠轶的别墅,并详细了解自己量化交易为何损失如此惨重、惠轶怎样做的风控等相关情况。

 

根据客户与比特易签订的交易合同显示,在协议期间一旦一方量化交易回撤超过15%,比特易应立即停止交易,客户有权立即终止本合同。然而,比特易不仅挪用客户的比特币,还让他们损失惨重。

 

该大客户还透露处一条重要信息,张歆彤几乎掌控了比特易的一切,所有的合同也基本上都是她在负责。

 

比特易合伙人张歆彤朋友圈截图

 

张歆彤在其币圈群内的微信截图显示,她表示自己2018年5月加入比特易,3个月后便离开了公司。然而,诸多证据表明,她一直在公司中扮演合伙人的身份,直至今年5月。

 

2019年1月9日,张歆彤以比特易合伙人的身份参加了由胡润百富、知名新金融第三方服务机构小铜人联合主办的、主题为“共赴时艰·共塑未来”的“2019胡润新金融百强榜”;

 

2019年3月6日,根据一位投资者和张歆彤微信聊天截图显示,她以比特易合伙人的身份邀请这位投资者参与比特易合约产品的投资;

 

截止今年5月12日,另一位参与比特易比特币合约产品的投资者提供的微信截图显示,张歆彤并未退出比特易-区块链投资策略交流群,她在群里的备注是比特易合伙人张歆彤。

 

图片来源:9楼访谈

 

张歆彤在在比特易当合伙人的时间,远不止3个月,而是长达一年之久。显而易见,她隐瞒时长的目的,在于比特易深陷泥沼时,撇清自己与之的关系,将自己完全置身事外。

 

公司已人去楼空,惠轶“死无对证”,然而,比特易的投资客户们依然在为自己的权益奔走,也当然不会吝惜曝光比特易的一些内部信息。

 

根据消息,比特易的合伙人张歆彤通过她的渠道所募集到的比特币,每一笔交易她都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BTC提成,并在后期产品盈利以后,也会从中向客户收取20-30%的提成。这或许是她阻碍客户维权的原因之一。

 

而对于其他合伙人来说,他们的尽早离开,或许也是觉察到了内部的资金问题、想要远离该事件的漩涡。

 

“当初,就是看软银中国投资了比特易,才跟着张歆彤参与了他们的比特币合约产品,谁知道现在当了韭菜,完全被她套路了”,一位参与比特易的投资人士在某微信群中抱怨道。

 

如今,比特易的财产迷雾重重,销声匿迹的合伙人们,亏欠逝者和投资人,一个详尽的交代。

 

注:钛媒体编辑陶淘综合自9楼访谈、燃财经、蜂巢财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