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多边形镶嵌问题,c4d封闭多边形孔洞,多边形面积练习题,初中多边形计算题

发布时间:2019-10-23 23:10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厉少,求求您了……” 电话那头,中年男人的声音里面全都是祈求,“采薇她那么任性,如果您不去见她,她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来……” 坐在大班椅上,厉少川烦躁地揉了揉眉心,冰冷的声音毫不客气,“梁先生,如果不是看在咱们两家公司还有合作的份上,你这个电话,我根本就不会接。” “我厉少川是个生意人,不是个卖脸卖笑的男公关,您女儿这样无礼的要求,我有理由拒绝。” “您也用不着说什么如果我不去就解除合作关系的话来吓我,我还真不缺你这个合作伙伴。” 电话那头的梁总双手颤抖着捏着电话,“可是厉少……求求您……” “你现在做的不应该是来求我。” 男人淡笑着开口,“您应该去求助几个心理医生,给梁小姐做个开导。” 言罢,男人冷漠地挂断了电话。 靠在办公室里,男人闭上眼睛,眼前不由地浮现出苏云落那天进医院的时候,那张毫无生气的脸。 那个女人…… 她是真的转院了,还是……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男人的脑海里开始升腾。 伴随着这种感觉的,还有心脏像是被揪起来一样的难受…… “先生。” 没多久,左浩就推门进来,“我为您准备好了花和水果,您待会儿开完早会,去郊区的骨科康复中心去看看梁小姐吧。” 厉少川的眉狠狠地纠结在一起,“我没心情。” 再说,他也没有必要去讨好一个合作伙伴的女儿。 “您会有兴趣的。” 左浩笑了笑,将一分病历资料摆在办公桌上,“因为今早梁先生打过电话来,软磨硬泡地劝我一定要让您去看看梁小姐,所以我顺带调查了一下,您猜这位梁采薇小姐同一间病房住的是谁?” 厉少川心里猛地一震。 不知道为什么,当左浩说到医院,同一间病房这样的话的时候……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苏云落那个女人!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他直接就将那份病历资料拿了起来。 资料上女人的名字叫苏云,照片却是唐穗穗的。 而且,资料上女人的所有的症状,流产,受伤,所有的症状,都和苏云落一模一样! 他拿着那份病历,心脏蓦地狂跳了起来。 她还活着! 她还活着! 她真的只是离开了他,去到了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而已! 他深呼了一口气,将手里的资料放下,眸中带着几丝兴奋,“地址给我。” 做好一怔,“您现在就过去?” “那早会……” “你开吧。” 丢下这么一句话,男人直接扬长而去。 “左浩,你说厉少到底是喜欢太太还是讨厌太太?” 厉少川的秘书蓝晓看着男人的背影,低声问道。 “我怎么知道?” 左浩耸了耸肩,“他们之间的事情,怕是他们自己都不清楚吧……” ———————————————— 从厉氏集团出来,厉少川带着车后座的鲜花和水果,绕过层层叠叠地堵着车的车流,飞快地向着左浩给他提供的地址飞驰过去。 在某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他烦躁地看着车窗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很多人排着长队的粥舍。 粥舍是一家主要做清粥小菜的小饭店,虽然地方不大,但因为古香古色的装修,总是能吸引很多带着文艺小心思的女人来这里排队。 没记错的话,苏云落曾经就是这里的常客。 男人的眉宇微微地皱了皱,最后还是将车子停在了粥舍门口。 下了车,他缓步地进了这家不大的小餐馆。 粥舍里面的装修比他几年前来的时候要富丽堂皇地多,看样子老板这几年没少赚钱,饭店里面扩建了,也翻新了。 只是,没了当年那种闲云野鹤的味道。 他还记得,他当初第一次来到这种街边小店的时候,是苏云落的生日。 别人的生日都是酒店酒吧,再不济也是KTV,只有苏云落这种平淡的女人,才会选在这种地方。 苏云落这个人向来性子冷清,没有什么朋友,印象中她最好的朋友,就是厉少川的弟弟,程敏的亲生儿子,厉景城。 所以她生日的时候,除了她自己,只有三个客人:厉景城,厉少川,还有苏安夏。 他还记得那天她的笑容,如天上的星星一般明亮。 她笑着告诉他们,这是她最开心的一个生日,因为她所有重要的人,都在她身边。 厉少川那个时候只以为,苏云落这么说是因为他是苏安夏的男朋友。 却没想到,这个他一直当成妹妹的女孩,却对他有了别的心思…… “先生,要什么?” 就在厉少川回忆过往的时候,队伍已经排到了他。 男人皱着眉看着菜单。 他很少到这种地方来,更不知道苏云落会喜欢什么。 这时,粥舍的老板认出了他,“您是苏小姐的……?” “丈夫。” “苏小姐有很久没来了,您是来给苏小姐买早餐的?” 厉少川点头,“把她平时吃的给我打包一份就好。” 老板笑眯眯地点头,“好嘞!” “原来您就是苏小姐的丈夫啊,可真是一表人才。” “我们早就知道苏小姐结婚了,但是每次问起她,她都说她丈夫不值一提,我还以为她老公长得不怎么样呢,这不是长得挺好看嘛……” 粥舍老板的话,让厉少川的脸色一会儿黑,一会儿白。 不值一提? 这女人在别人面前就是这么形容他的? 拎着给苏云落的早餐离开粥舍的时候,厉少川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他这么做不是想要讨好苏云落,只是想补偿她遭受的苦难…… 等到她身体好了,他绝对不会对她这么好! 玛莎拉蒂医院的门口停稳,一身白色西装的厉少川默默地打开了车门。 那张俊朗的面容上的寒意,比外面零下十几度的空气还让人承受不住。 但是这个男人,真的帅到让人癫狂。 从他进门开始,大厅里面的小护士便开始窃窃私语,“你说咱们医院这几天是吹的什么风?一周前那么帅的宋医生开始每天过来报道,今天又来了个更帅的!” “这男人长得的确是好看,但是面相太有侵略性了,我还是觉得宋医生那种清俊儒雅的更让人心动!” “他们不是一个类型的,宋医生是书生气十足的那种学霸挂的……他不但长得帅,能力也很出众呢!” “听说宋医生在加拿大医治了一个植物人患者,那个患者现在正在做复健,简直是起死回生啊!” “可是宋医生这么好,却喜欢上了329病房的那个有夫之妇,真是暴殄天物。” “话不能这么说,329的那个苏小姐虽然结婚了,但是住院这么久都没见她老公来,夫妻感情绝对不好!宋医生还是有机会的……” 这些流言如海风般呼啸着从厉少川耳边刮过。 男人默默地握紧了拳头。 上次见面的时候,苏云落还一副十分正气地否认她和宋清让的关系。 可如今才过了多久?她就和宋清让这么亲密了? 原来她口中说的什么爱他喜欢他,都是假的! —————————— “云落,我刚刚早饭的时候觉得这个粥挺好吃的,所以刚好给你带了点来。” 病房里,宋清让微笑着将一碗米粥摆在苏云落面前,“你尝尝看?” 苏云落皱了眉。 因为昨天小护士的话,她心里对宋清让,多少有些生疏。 身为女人,她不是感觉不到宋医生对她的热情和殷勤。 可他没有对她说破,她也不能随意拒绝,只能半推半就地接受他的好意。 这种感觉很违心,却有无可奈何。 “谢谢你,宋医生。” 她深呼了一口气,伸出手接过米粥。 可她没想到,这米粥的温度居然这么烫手。 虽然隔着瓷碗,但米粥的温度,还是将苏云落烫得一个激灵,差点将瓷碗扔到地上。 还好宋清让眼疾手快地握住了她的手,才没有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病房里的空气安静了几分。 苏云落的双手被宋清让捧在手里,手心里还捧着那个如烫手山芋一样的瓷碗。 “宋医生……” 意识到宋清让似乎是忘记了把手拿开,苏云落轻咳了一声,“你……” “云落。” 宋清让抬头,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带着苏云落不敢直视的深情,“我其实可以做你的肩膀的……” 苏云落咬唇,想要将手从韩谨诚手心抽回,却使不上力气,“宋医生,请自重。” “我……” 宋清让霎时间就红了脸。 可他知道,这是一个让苏云落知道他心意的好时机。 他深呼了一口气,握住她的手不松开,“我想说……” 他的话还没说完,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厉少川一手抱着鲜花和水果,一手拎着粥舍打包的粥,一脸阴沉地站在门口。 就算之前听到那些护士的风言风语,他也没想到,一进门,居然就能看到苏云落和这位宋医生大手握小手,一起捧着一碗粥的样子。 真是恶心透了。 感受到身后阴森的寒风,苏云落转过眸去,刚好对上厉少川那双如冰刀一般的眸。 不由自主地,她像做贼一般地猛地抽回手去。 “宋医生对病人真够体贴的,每个结了婚的女病人宋医生都是这么关心的么?”

她在走廊里听着都觉得刺耳,房间里面肯定更吵。

“我没有胡说啊!”南芷依柔弱地吸了吸鼻子,“安夏姐姐是那么善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她才二十岁,就被人残忍地杀害结束了她的人生,我这个局外人都觉得她好可怜。” “我和安夏姐姐无亲无故,但是听到苏云落终于落网了,我还是心情激动地赶过来了,想看苏云落被法律制裁!” “但是少川哥哥你呢,你是安夏姐姐的男朋友,是她最亲的人了,你不但不为她沉冤昭雪感到高兴,还怀疑现场的证据,为苏云落说好话……” 她红着眼睛看着厉少川,声音里带着哭腔,“别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是不是和苏云落结婚后喜欢上她了?” 南芷依的话,让厉少川的心,狠狠地沉了下来。 他自认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苏安夏的事情,只是觉得这次的尸体发现和证据都太明确了。 南芷依的话,像是一记棒喝,狠狠地敲在了他的头顶。 他……是不是不该怀疑这些? 大概是从厉少川沉郁的眸色中看出了他的情绪,南芷依深呼了一口气,挽上他的手臂,“少川哥哥,咱们回去吧?” “如果苏云落是被冤枉的,证据链早晚都会证明出来,你这么据理力争地在为苏云落证明清白,让安夏姐姐的在天之灵怎么想?” 厉少川沉着眸子看着她一脸关切的脸。 半晌,他勉强地挑唇笑笑,“那回去吧。” “我们一起去安夏姐姐坟前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好不好?” 南芷依挽着他的手臂,兴奋地快要跳起来。 男人一边应付着南芷依,一边回眸看了一眼公安局的门口。 寒冬的时节,公安局门口除了穿着棉袄的看门大爷之外,空无一物。 他却能清晰地看到,苏云落刚刚被人一左一右地驾着进去的背影。 孱弱,单薄。 王警官说,现在苏云落是重大嫌疑人,要等到法医回来彻底查清楚女尸的来历,才能定罪。 在定罪之前,她要一直被关在看守所里。 也不知道她的病好了没有。 *** “我没杀人,我也不知清楚为什么我的指纹会出现在那把凶器上。” 黑洞洞的房间里,只有面前的那盏审问灯投射出刺眼的光芒。 “你别以为你否认就能逃脱得了法律的制裁!” 审问了半个小时,一无所获的王警官将手里的口供本一扔,“就算没有口供,我们也能定你的罪!” 苏云落吸了吸鼻子,“那等你们有证据的时候再说吧。” 她这一副油盐不进的态度,终于让王警官摔门而出,“把她关起来!” 没多久,一个狱警模样的女人便走了进来,像拉扯着牲畜一样地拉着苏云落手上的铁链,“走!” 她这样的态度虽然很侮辱人,但已经烧得迷迷糊糊的苏云落已经懒得管了。 警局里太冷了,她明显感觉这几天好不容易养好了的身体在来这里的几个小时,已经恢复了重病的状态。 不,也许更差。 “苏小姐,同为女人,我真的替你觉得悲哀。” 拉着苏云落走出审问室许久,那女狱警忽然开口说话。 “嗯” 苏云落呼吸不畅,只能瓮声瓮气地吐出一个音节来。 “听说你爱你丈夫爱到愿意去杀人。” “可你丈夫却在你进来的时候,特地嘱咐我们,狠狠地‘关照’一下你。” 说着,她拿出钥匙,一边打开看守所的大门,一边冷笑,“未来的几天里,你将会和S市最残忍的女人们关在一起。”

这样一想,苏云落抱住芮芮的手便微微地收紧了。

“那个男生是我先喜欢上的,但后来,他遇到了我姐姐,成了我姐姐的男朋友。”

“那个男生是我先喜欢上的,但后来,他遇到了我姐姐,成了我姐姐的男朋友。”白烂贱客

看来这芮芮的妈妈的品位也在上涨嘛!

“别管他了。” 苏云落长舒了一口气,瞥了一眼身边的秦域,“想吃点什么,随便点。” 秦域瞥了一眼苏云落递过来的菜单,“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以前,苏云落总是能够找到各种理由逃避买单。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这么大方。 苏云落冲他眨眼,“不是我大方,是厉先生大方。” 秦域这才明白,这顿饭,应该是算在厉少川的头上的。 于是他也不再矫情,直接拿起菜单点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 厉少川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此刻他正在和疗养院的负责人聊天,于是有些不耐地拿起手机瞥了一眼。 短信是餐厅那边发过来的,他的会员卡今天中午的消费额是五万六千块。 他怔了一瞬,而后笑了。 苏云落这女人,表面上说不想和他扯上关系,但花起他的钱来,真的一点都不手软。 一顿饭,秦域吃得很开心,苏云落却有些不开心了。 刚刚结账的时候她清萧地看到了账单上面的数字。 大概五万六千块对厉少川来说并不算什么。 可她现在只是他的前妻而已,这么光明正大地花他的钱,真的好么? “云落,你到这潼市来做什么?” 秦域把手臂搭在苏云落的肩膀上,“唐穗穗那个傻子说你是来散心度假的,但是我猜你肯定是有没告诉她的原因。” 苏云落皱眉,扳开他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我既然有不能告诉唐穗穗的目的,那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 她的反问十分犀利,秦域张了张嘴。 其实,他想说,“我和你比你和她亲密。” 可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半晌,他看着她苦笑了一声,“好像……真的没有告诉我的理由。” 如今的他,是秦域,不是当年的厉景城,也自然没有和唐穗穗攀比的理由。 在现在苏云落的眼里,唐穗穗是她多年的朋友。 而他现在是秦域,是她刚认识没到一个月的朋友。 秦域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落寞,让苏云落微微皱了眉。 她抿了唇,默默地转移了话题,“我下午也没什么事,既然你来了,我们就在潼市逛逛吧。” “你在国外那么久,应该对国内都不熟悉吧?” 她说着,便向着公交站走去,“我们可以一起坐坐公交,找一个有意思的站下车,随便逛逛。” 秦域跟在苏云落的身后,看着她这一副随性的样子,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多年前他和她刚认识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苏云落,会扎着高高的马尾,对他笑,“景城,我们去坐公交吧,沿途看到什么好玩的我们就下车,吃好吃的!” “你这种有钱人肯定没坐过公交!” 年少的他会冲她翻白眼,“你再吃就胖成猪了,我哥一定不会喜欢的。” 苏云落冲他吐舌头,“就算我瘦成猴子,厉少川喜欢的不也是我姐姐嘛。” 他被她说服,所以开始带着她到处瞎逛。 她负责吃,他负责钱。 当年和她的种种回忆,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如今物是人非,一切都变了样…… “秦域,走啊。” 见他停住,苏云落瞥了嘴,拉着他上了公交车。 于是,那个下午,苏云落和秦域两个人在潼市吃吃喝喝逛了一整个下午。 潼市的某个酒店里面,厉少川一边开着视频会议,一边看着手机里面苏云落和秦域两个人到处瞎逛的视频,淡淡地上扬了唇角。 时光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那些日子。 景城和她到处吃喝,他躲在远处,默默地看着。 所以,他会知道苏云落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所以,不用厉景城给他列清单,他也知道苏云落的喜恶。 现在想来,也许那个时候,苏云落就悄悄地住进了他的心里了吧?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总觉得他对苏云落的感情,是一个年长的朋友对青春活力的少女的欣赏而已。 后来,他们之间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等到他真正意识到这个女人其实早就割舍不掉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他的前妻。 “总裁?” 视频会议里面顾晓的声音把厉少川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默默地扣上了那个直播苏云落和秦域逛街的手机,抬眸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顾晓,“有事?” “有。” 蓝晓轻咳了一声,“宋清让医生刚刚送来了一份资料,说是您要的。” “您看我是找人给您过去还是扫描了给您传过去?” “如果不急的话,我就放到您办公室里,等您回来看。” 视频里的蓝晓一如既往地恭敬认真。 厉少川皱眉,思索了一瞬,“放我办公室吧。” 潼市这边的事情大概还有一两天就解决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蓝晓点了点头,“还有。” “什么?” “倩倩的病似乎越来越重了。” 视频那头的顾晓叹息了一声,“夫人已经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询问您的下落了。” 厉少川皱眉,“随便她闹。” “医生我也找了,钱我也给了,她还想要什么?” 他的这番话说得冷厉,蓝晓半天不敢说话。 半晌,她才抿了抿唇,“夫人她今天上午已经过来公司闹过一次了。” “她毕竟是您的妻子,我们也不敢拦着……” 厉少川烦躁地揉了揉眉心,“随便她吧。” “我这几天就回去,医院那边继续给我盯着,苏安夏给倩倩吃什么喝什么都要监测出来。” 他就不相信,一个出生的时候健健康康的小女娃,怎么可能在一年的时间里,会患上各种小毛病。 蓝晓嗯了一声,这才将视频关掉。 挂断了和厉少川的视频之后,蓝晓从办公室出去。 刚开门,就看到门外气势汹汹的苏安夏。 “厉少川到底在哪?” 瞥见蓝晓出来,她整个人直接扑到了蓝晓身上,“公司里的其他人都不知道,我猜你肯定知道。” “我们的女儿都快死了,他为什么不回来!?” 面前的苏安夏歇斯底里,脸上有见不到厉少川的不甘,有被厉少川忽视的气愤,却偏偏没有一个母亲对女儿的关心。 蓝晓只能无数遍地重复,“总裁说他这几天就会回来,您稍安勿躁。” 苏安夏冷笑一声,直接夺过蓝晓手里的文件袋扔到地上,“稍安勿躁?你告诉我怎么稍安勿躁?” “你老公一年到头不回家,整天借口出差在外面鬼混,你会稍安勿躁么?” 蓝晓皱眉,低头去捡被苏安夏扔得散落一地的文件,“夫人,您的家务事我不应该多说什么的。” “但是如果没有真凭实据的话,还是不要给总裁冠上类似于鬼混之类的词汇。” “办公室人多。他是你老公,丢人的也是你。” 苏安夏这才注意到,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在看她。 那种被人看笑话的感受实在是不好,她冷冷地沉下脸,蹲下身去帮蓝晓捡文件,“不好意思,我有点太激动了。” “夫人,您可要时时刻刻记住,你是厉少川的妻子,该有的气度和风度都该有。” “否则的话,就算没人和您抢,您这厉夫人的位子,怕是也保不住。” 被一个如同下人一样的秘书这样教育,苏安夏的脸色青黑。 她沉下头,刚想把手里的文件递给蓝晓,却猛地在那张纸上,看到了她婆婆程敏的名字。 苏安夏灵机一动,直接将这张纸抽出来塞到衣兜里,再将剩下的那些递给蓝晓。 如果没看错的话,是她婆婆程敏和一个不知名的男人的亲子鉴定。 她冷笑一声,匆匆和蓝晓道了别,飞快地开车回了家。 从她和厉少川谈恋爱开始,她就知道,程敏是厉少川这个世界上最尊敬的人。 在厉少川的心里,程敏比厉进帆,甚至比厉家老太太,更重要。 如今……她手里有了程敏在外面有私生子的证明…… 这个东西只要握在她手里,她就不怕厉少川不见她! 她冷笑一声,摸出手机给厉少川打了个电话。 仍旧是拒接。 直接把手机挂断,苏安夏翻出元泽的电话打了过去,“我在厉少川的公司也没找到他,他是不是真的不在S市了?” 电话那头的元泽强压着怒气,“安夏,你现在还在闹着找厉少川?” “倩倩早上刚从手术室里出来!你现在不在医院里陪着她,你觉得你是个称职的妈妈么?” 苏安夏翻了个白眼,“她没事。” “我早上给她灌了点东西而已,又不是真生病了,那么紧张做什么。“ 电话那头的元泽沉默了一瞬,而后整个人如爆发了一般,“苏安夏,有你这么做妈妈的么?” “我怎么做妈妈关你屁事!告诉你多少次了,这是我和厉少川的孩子。” “既然厉少川不管她,我想对她怎么样就对她怎么样!” “当初生下她,就是因为我想要绑住厉少川而已!” “现在她连厉少川都绑不住,我还要照顾这个累赘!” 元泽气得连手机都握不稳,他面前床上,倩倩还一脸虚弱地喊着妈妈。 他叹息了一声,“安夏,你不觉得你现在已经病态了么?” “用不着你管!你不帮我查,我找别人!” 说完,苏安夏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元泽将手机放下,抬腿走到病床旁边,“倩倩,妈妈都给你吃什么了?”

第二条简讯发过去没多久,就得到了回复了,“又不是真的。”

耳边浮现出路上的时候,宋清让在车里说的那些话:

厉少川的,是苏安夏,宋清让的是谁?

这些天,苏云落拜托秦南萧保护芮芮不被厉家抓走,唐穗穗其实能够理解。

所以,她有什么理由,不给宋清让一个美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