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权健 量子弱磁场下载,权健量子检测仪软件下载,权健八卦健康仪,量子弱磁场共振分析仪

发布时间:2019-11-19 04:19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第448章来接你回家 “大长老,你还是先看看大小姐吧!她的气息怎么这么弱?”昆一抱起素如一,直奔大长老。 大长老也怕素如一真死在自己面前,会被境主怪罪,只好道,“先把人抱回屋里,待我看看。” 轩辕炙并没有跟过去,而是看看众人,“请大家帮我做个见证,我绝不会娶心术不正之人,今日的婚礼作废。” “要我也不会娶一个想用蛊控制我的女人,想想都觉得可悲,跟行尸走肉有何分别,还叫人吗?”一个小国的皇子忍不住唏嘘。 这话立刻得到大家的共鸣,哪怕娶了素如一,就可以得到夜染大陆,怕是也没人愿意。 “炙王放心,今日之事,我苍隼国愿意替你做证。”云暮第一个道。 “多谢二皇子。”轩辕炙拱手道谢。 有人带头,其他国也纷纷表示愿意将今日之事说出去,让所有人知道。 楚倾瑶坐在角落里,一直用淡淡的神色看着刚才的一切。今日之事,素如一必然会受到影响,但还不足以毁掉她。 大长老给素如一诊过脉,急忙拿出一颗药丸给她喂下去。 “大长老,大小姐怎么样?”昆一一脸焦急。 “情况很不好,子蛊一死,她被反噬得已经没了大半条命,如果救治不及时,怕是……”大长老叹气。 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到的蛊虫,据他所知,医门根本没人会养蛊。至于毒门,就是有人懂,也是在暗地里进行,以素如一的身份,根本拿不到。 这蛊虫另有来处啊! “昆一,这蛊从何而来?”他冷着脸。 “我不知晓。”昆一道。 大长老也知道自己问不出来,催促道,“还是别耽搁了,快些带如一小姐回昆仑境吧!看素医阁可有法子救人,要是晚了,怕是命都保不住。” 他得赶紧把人打发走,免得自己担责任。现在的素如一,已经出气多,进气少,怕是活不成了。 昆一招呼昆仑卫,马上带着大小姐回昆仑境。 大长老出来,想要教训炙王几句,等他回到大堂,发现里面已经没人了。然后他在京里走了几条街,发现这里的医馆开得有模有样,根本就不缺药材。 料到炙王不是与毒门勾结,就是自己私下种了药材。这个事,他必须马上向境主禀报,绝不能让天琼彻底脱离掌控。 马上就有人将大长老的行踪报告给轩辕炙,他神情冰冷,马上猜到了大长老的打算。 “七杀,派人拦下大长老,本王要他没命回去。” “是,王爷。”七杀神情一凛,马上出去安排。 事关天琼存活,轩辕炙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 当他把大长老拦下时,大长老冷声道,“老夫乃是医门大长老,请问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想要你的命。”轩辕炙黑巾蒙面,冷冽的眸子里带着一抹厉色。 “小子,休得张狂,谁要谁的命还不知道呢!”大长老对着弟子们道,“给我杀,一个不留。” 他这次下山,带了三十名弟子,所以在看到轩辕炙只带了六个人时,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想杀他的人太多,他还不是安稳的活到现在。 轩辕炙长剑直刺大长老,大长老飘身一闪,已经看出此人功夫深不可测。刚要提醒弟子们小心,轩辕炙的第二剑已经到了。 他展开身法,再躲,这才抽出自己的武器,与轩辕炙打到了一处。轩辕炙是铁了心要杀他,所以十招之后,他已经落了下风。 那边的弟子们五个人打一个暗卫,还处处受制,转眼就伤到了五人,死了四人。 大长老见情势不妙,就想要逃,可有轩辕炙在这,他能逃到哪去?剑光飞舞间,轩辕炙已经一剑刺中他的小腿,然后一脚将他踹到了地上。 “阁下是炙王?”敢在天琼对他动手,功夫又如此之高,除了炙王,大长老想不到其他人。 “大长老可以去问问阎王,我到底是谁!”轩辕炙冷眸微眯,剑光一闪,一剑已经刺向大长老脖颈。 忽然一支飞镖叮的一声撞到了剑上,长剑一偏,直接刺进了大长老口中。只听他惨叫一声,口中一片血肉模糊。 然后大长老一张嘴,直接吐出来一截舌头。 “你是谁?”轩辕炙看向一旁,就见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迎面而来。步伐缓慢,犹如闲庭信步。 “炙王,这个人我要了,我保证他回去不会乱说。”轩辕炙一惊,没想到这人一来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若本王不给呢?”他冷声。 “你杀了他也没什么好处,不如送个人情给我。” “你到底是谁?放了他,你又能给本王什么好处?”轩辕炙冷笑。在脑子里迅速搜索了一遍,好像并没有哪一国有他这一号人物。 “昆仑境童芜。” “本王的蛊就是你给下的?”轩辕炙一脸愤怒。 “昆仑境的大小姐跟我要蛊,我可不敢不给。”童芜眼角带着嘲讽,“至于她给谁下,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若是炙王真中了蛊,那也是你没本事,怨不得别人!” “巧言善辨。”轩辕炙不打算给他面子,剑尖一指大长老。 “炙王,天琼因为缺少药材,已经怨声载道,尸横遍野。”童芜指了指大长老,“就算炙王不割掉他的舌头,我也有办法,让他闭嘴。” “那本王就信你一次。”轩辕炙收了长剑。 “多谢。”童芜把满脸是血的大长老挟在腋下带走,至于那些弟子,早已葬命于暗卫剑下。 “王爷,这个童芜可信吗?”七杀一脸担忧。 “他敢害素如一,就证明他和境主不是一条心。”蛊既然是他给的,自己没中蛊,他肯定有法子知道。可他却没管,这不得不让人深思啊! 轩辕炙回到王府,就见绵姨拿了个包袱等在院子里。 “绵姨,你这是要上哪去?”他问。 “炙儿,你这次可是害惨了如一,我要去昆仑境替你跟境主请罪。”绵姨伸手抚上他的衣袖,“炙儿,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希望境主能看在以前的情份上,放你一马。” “绵姨的话,本王不懂,莫非你和境主还有其他关系?要不然哪来的情份?”轩辕炙一脸探究。 “你忘了绵姨出身昆仑境了吗?”绵姨收回手,“我是真的对你太失望了。” “本王同样对你失望。你这次回昆仑境,就别回来了。我会吩咐暗卫,以后,炙王府的大门不会再对你打开。” 绵姨一愣,然后就是大怒,“炙儿,你真是太不孝了。我还不是为了你?” “本王不需要。”轩辕炙转身,“在你明知道素如一给我下蛊,却不管不问时,本王就没了你这个姨,你走吧!” “炙儿!” “我娘的仇,我不想假手于人,也包括你。” 绵姨走后,轩辕炙在书房站了一会,对七杀道,“走,我们去接王妃。” 到了春风阁,见无双和云暮他们也在。就听云暮道,“孙姨娘和云杉还没找到,但我有一种预感,她们母子一定还活着。” “那你查过宇文景瑞和宇文景盛吗?会不会是他们把人劫走了?”贺兰唏问。 “不是他们。如果是他们做的,这么久了,早来威胁我了。”他可是把这两人在国内的势力都查了一遍。 “炙哥哥,大长老走了吗?”贺兰唏第一个看到了轩辕炙。 “嗯。走了。”轩辕炙看向楚倾瑶,歉意的来到她身边,“阿楚,我来接你回家。” “我们毒门的大小姐,可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轩辕炙,丫头不会跟你走的。”漫天妖挡住楚倾瑶。 你没中蛊还装得那么像,让丫头跟着伤心难过。末了,你一句来接她回家,丫头就乖乖跟你回去? 美死你了! “漫天妖,让开!”轩辕炙与他对视。两人之间的气氛立时紧张起来,好像下一刻就会大打出手。 漫天妖咧了咧嘴,故意无视他,“丫头,我们什么时候回毒门?”父亲还在等着我们。 “等我处理点事,然后就动身。”楚倾瑶把他推到一旁,“漫天妖,我有事要和他说。” 漫天妖脸色一黯,挑衅的瞪了一眼轩辕炙。 “北宫子鸢和楚修晨是不是还在你手上?”她问轩辕炙。 “在。” “那你帮我查查,孙姨娘母子是否在她手上?”想来想去,楚倾瑶倒觉得北宫子鸢最可疑。 “如果阿楚着急,不如跟我回府亲自审问她。”轩辕炙拉住她的手。 “云暮你也跟来吧!”她道。 “我还是留在将军府等你的消息。”云暮不想打扰他们。 当人都走了之后,漫天妖冷着脸坐在椅子上不说话。飘飘从外面进来,“门主,阁中的姐妹备了一份礼物,恭贺花娘与逆风的新婚之喜,还请门主帮我们带过去。” “嗯。” 见门主情绪低落,飘飘没敢再说话,悄悄的退下。 楚倾瑶跟着轩辕炙回到炙王府,一进屋,就被他抱住。他贪恋的嗅着属于她的芬芳,“阿楚,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轩辕炙,你少来,你当着我的面,和素如一亲亲我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我?”他装成中蛊,可没少和素如一眉来眼去。快看"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有暗卫发现他晕倒了,赶紧现身,把他往房里送。那边,已经有人去禀报王爷和王妃。

有暗卫发现他晕倒了,赶紧现身,把他往房里送。那边,已经有人去禀报王爷和王妃。第二十五届帝国

第596章一定还活着 鉴定结果出来后,楚倾瑶瞬间泪雨纷飞,喜极而泣。不是炙,不是他…… “丫头,怎么样?”漫天妖焦急的问。 楚倾瑶扑过来,用力的抱住他,放声大哭,“漫天妖,谢谢你,不是他,真的不是他!” 漫天妖咧嘴笑了笑,连日来一直压在心头的那块石头好像突然就轻了。他伸出手指,心 疼的替她擦着眼泪,“丫头,这是好事,轩辕炙一定还活着!” 楚倾瑶不住的点头,眼泪掉得更凶,“他一定会吉人自有天佑,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一定是被她的哭声惊动了。 楚倾瑶从漫天妖怀里出来,抬头的时候,双眸已是一片冰冷。那么明显的白发,一看就是有人故意针对她,找了具假的尸体来骗她。 “丫头,我去把那具尸体扔出去。”漫天妖愤怒着就要往出走。正好房门被人打开,无双来了。 他看了一眼漫天妖,不解的道,“你这是跟谁一脸愤怒呢?” 漫天妖看了他一眼,“丫头已经化验过了,那具尸体不是轩辕炙,是假的。” 无双懵了一下,也是气到要吐血,“谁这么卑鄙,连这种事情都想得出来?” “除了童芜,我想不到其他人。”楚倾瑶想到了童芜。一定是他,要不然他怎么会来得那么及时,他这边才刚找到尸体,他就来了。 “我去把尸体拉出去,一把火烧了。”无双边说边往外走。 “无双,”楚倾瑶叫住他,“既然外人都以为王爷死了,我们也借此机会,瞒住境主吧!” 漫天妖听完,赞同的道,“那就一把火把尸体烧了,然后弄个假的骨灰带着上路。” “我和你一起去。”楚倾瑶道,如果她不到场,暗卫不会让他们动那具尸体。 隔壁房间里,那具尸体静静的躺在棺木之中,屋子里堆满了用来降温的冰块。 白谨和七杀七绝正立在门外,见他们一起过来,悲伤的道,“弟妹,你是来看皇弟的吗?” “皇姐,这具尸体是假的,我要把他拖出去烧了。”楚倾瑶话落,七杀七绝就是一喜。这话如果别人说他们或许不信,可是王妃说,他们绝对相信。 白谨脸色一变,难过的牵住楚倾瑶的手,“弟妹,我知道你很难过,可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想开些。那一头的白发,怎么可能有假!” “有一种药,抹到人脑袋上,头发就会变白,莫非神医高徒忘记了?”漫天妖一脸讥诮。 白谨一愣,她自是知道的,可她根本就没往这上面想。 “王妃,那尸体怎么处理?”七绝问。 “找个地方烧了,让他入土为安,然后弄个假的骨灰盒带着上路。”楚倾瑶的眼神有了些神采。还是那句话,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七杀回手打开房门,和七绝就要进屋。白谨把他们拦住,“你们先等一等,弟妹,你真的能确定?” “我能!”楚倾瑶说得笃定。 她身上有前世最先进的医疗系统,化验这个,就是小菜一碟。 “谁这么无耻?竟敢用假的来欺骗我们大家?”白谨怒气冲天的看着从房里拖出来的尸体,“弟妹,你能猜出来是谁吗? “我觉得应该是童芜,在遇到你们之前,我们双方已经打了一仗,他虽然逃了,却被我下了毒。”楚倾瑶道。 正好现在天也黑了,暗卫们把尸体拖到没人的地方,一把火烧了。又到附近买了个瓷坛,在路边抓了两把土放进去。 楚倾瑶的房间里,大家都在。 鬼医道,“师父,明天我们怎么办,是继续回京城,还是留下来接着找?” “暗卫留下来秘密寻找,扩大搜索面积,我要带着骨灰回京。”楚倾瑶目露狠光,既然童芜想演这场戏,她奉陪便是。 当晚,七杀和七绝商量之后,就把暗卫遣走了一大部分,让他们继续寻找王爷的下落。他们只带了十几个人,随同王妃回京。 他们回到炙王府后,就接到消息说童芜又来了京城。 “王妃,属下请旨去刺杀童芜。”七绝一脸愤怒。 “他活着对我们有好处。别忘了他的敌人也是境主。何况他还中了本王妃的毒,想来他现在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楚倾瑶脸上带着邪肆。 七绝也知道王妃说得有道理,无声的叹了口气。 楚倾瑶看着他,“七绝,你还不回家去看看青倚,这都离开多久了。青倚不知道有多想你呢!赶紧回去。” 七绝脸一红,“王妃,那我先回去看一眼青倚,晚上再过来。” “有无双和漫天妖他们在,府上不会有事的,你晚上不用过来。”楚倾瑶道。 七绝出去后,外面又有脚步声响起。楚倾瑶蹙眉,他们一路舟车劳顿的赶回来,漫天妖他们都去休息了,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 房门被人打开,轩辕澈一身便衣走了进来。 她愣了下,上前行礼,“见过皇上。” 轩辕澈急走几步,扶住她,“皇婶免礼,是朕无能,才会让皇叔遭此大祸。” 楚倾瑶想到了境主要杀轩辕炙的原因,不由冷笑,“这事怪不得皇上。只要王爷是母妃的儿子,境主就会千方百计的针对他。” 轩辕炙母妃的事,皇上也听说了。他道,“皇婶放心,只要我轩辕家有血脉尚存,就不会忘了这个仇。朕听说皇婶找到皇叔了,朕想去看看他。” “皇上,我找到的是假的。王爷至今,仍然下落不明。”说这话时,楚倾瑶觉得心里像被针扎过的那么疼。 轩辕澈僵住,转而又大喜不已,“皇婶,这是不是说皇叔还活着?朕马上就派人传话给六皇叔,让他先别回京,留在外面继续寻找十四皇叔。” “来人!”轩辕澈大叫。 “皇上且慢。”楚倾瑶拦住他。接着将自己的打算说出来。 轩辕澈听完,道,“那朕就只能先把六皇叔召回来,然后暗中派人再去寻找。一日找不到皇叔,这些人就一日不准回来。” “让皇上费心了。”楚倾瑶感激的道。 虽然有王府暗卫在暗中查找,但这种时候,根本不怕人多。她担忧的道,“皇上,这事我们一定要瞒住境主,要不然……” 没等她说下去,轩辕澈就急着道,“皇婶放心,朕派出去的人,都是宫中的顶尖待卫,就算被人捉住,也绝不会出卖主子。” “如此最好。”楚倾瑶点头。 “皇婶,朕听说童芜对皇婶出言不逊了?”轩辕澈一脸愤怒,“用不用朕再调些人手过来保护皇婶?” 楚倾瑶道,“不用这么麻烦,有府上的暗卫就够了。只是皇上还要配合着演一场假戏,对外宣布王爷……已经不在了。” 轩辕澈握紧了拳头,应了下来。如果皇叔还活着,只有这样做,才能彻底迷惑住境主。 轩辕澈走时告诉楚倾瑶,如果遇到什么难事,就让暗卫进宫找他。只要有他在,谁也不能欺负了皇婶。因为是偷偷出宫,他也没让楚倾瑶相送。 轩辕澈的动作很快,第二日早朝时,就对百官宣布炙王死在了境主手上。如今已经寻回尸骨,只等百日之后入皇陵安葬。 百官震怒,纷纷在朝堂上谴责境主。 轩辕澈待他们说够了,才道,“众位爱卿,我天琼以后没了炙王,就要看你们的了。朕希望诸位能够与朕同心协力,带着天琼彻底独立,不再受境主的控制。” 朝堂上寂静下来,沉默之后,瞬间跪了一地的大臣,“皇上,臣等坚决拥护皇上的决定,我天琼誓与境主死磕到底。” “难道你们就不怕死?”轩辕澈看着他们。 然后他看到有人露出了犹豫的表情,但仍然有一大部分人,视死如归的道,“皇上,臣等不怕死,境主不仁,我们就要另寻活路。” 谁都知道前两年,炙王一直让人秘密种植药材,要不然哪来天琼今日的安定! 轩辕炙已死的消息,像长了翅膀般迅速的飞出京城,传向夜染大陆的各个角落。 当绵姨听到之后,脑子嗡的一声,一头栽了下去。 “绵姨。”素如一大喊。 “大小姐,我来。”昆一把绵姨扶到屋里,掐人中把她掐醒。她一睁开眼睛,就一把扯住素如一的手,“如一,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炙儿是不会死的。” 素如一忍着悲痛,“绵姨,不如让昆一回京城去打听一下,总好过我们在这里胡乱猜测。” 绵姨像没了力气般,呆滞的望着头顶。泪水顺着眼角无声的流到了耳朵后面,再流到脖子里,她绝望的笑起来,“如一,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素御天,他好狠的心,原来他一直以来的目的都是想取了炙儿的性命。亏我这些年一直那么相信他,他真是骗得我好苦!” 素如一拿着帕子替她擦着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干净,一时悲从中来,也跟着呜呜哭起来。 昆一见劝不好,便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马上进京到炙王府问问。” “不用去。”绵姨坐起来,“消息既然传得天下尽知,就一定是天琼皇室放出来的,还如何能有假?昆一,你们好好在这住着,我要去一趟昆仑境。” 素如一大惊,“绵姨不行,万一他不念旧情,连你都杀怎么办?”美N小说"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楚倾瑶白了他一眼,这妹妹还没认呢!就想要保护起来了。

轩辕炙端起来,尝了一口,淡淡的苦涩,在唇齿间弥漫。心疼的抱住她,“阿楚,顺其自然就好。”

她记得当东方无双进入她的时候,她有过瞬间的清醒。然后又变得混沌起来,只记得浮浮沉沉之中,与他忘情的纠缠。

两人回到府上,帝凤鸣就风风火火的来了。他一进来,就激动的道,“王爷王妃,素医阁的人已经查到了那个无颜姑娘,还送来了她的画像。”

“清风,你这个傻子,我问你,你今天看没看大家送的贺礼单子?”陈絮语止了哭声,一脸的愤怒。

说完后,她又把赤罗国当前的形势分析给老夫人,让她知道,简腾扬抓走珂雪,只是为了逼天琼站在他那一边。在没谈判之前,他不敢动珂雪,所以珂雪不可能失身。

就算这样,也不能说明,她真的改了。

“他住可以,把那个柳儿赶出去。”轩辕炙冷着脸,炙王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就凭柳儿敢抢皇姐在意的女人,炙王府就不能留她。

第364章漫天妖哥哥 听她说把毒门当成家,漫天妖一愣,只单纯做丫头的家人吗?他好似不愿意呐! 心里想着,如果此时告诉丫头他们不是亲兄妹,将来有一天,没了亲情羁绊,不知道丫头会不会不要他,弃他而去。 好纠结! “漫天妖,还是我去见见她,让他死心吧!”百毒阵到底什么样,楚倾瑶不知道,可她并不想轩辕炙受伤。 “你在担心他?”漫天妖受伤的看着她。 楚倾瑶笑起来,轻脆的笑声随风飘开,“我只是从全局来考虑,觉得他不应该受伤。你别忘了要把境主从高处拉下来,只靠我们两人的力量远远不够。” “丫头,你这么说我好伤心,难道除了轩辕炙,我们就找不到其他同盟了?”漫天妖后悔了,刚刚还引他进什么百毒阵,直接毒死算了。 “能找到,但其他人都没有他的实力。再说,他对境主的恨意一点也不比我们的少。”楚倾瑶道。 “丫头,你就没想过,万一他忽然投向境主,娶了素如一呢?”漫天妖想用这话,让她清醒。 她苦笑,怎么会想不到?当初她想要离开,不也是盼着他这样做吗?只是差了那么一点,他竟然先开口赶她走。 她心里一疼,终究是在意。 “漫天妖,带我去百毒阵。” “不去。”漫天妖站着没动,“丫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在担心他?我不会再给他机会伤害你。他不把你当回事,我漫天妖宠你,你是毒门的小公主,只要我活着,就不会允许别人欺负你。他更不行!” 看着漫天妖愠怒的模样,楚倾瑶眼角有些酸涩,心对他绽放出一个如花的笑颜。“漫天妖,谢谢你,但我真的只是为大局考虑,我离开的时候,他都赶我了,我怎么可能再回去。我的根在毒门,心也在这里。此生,我都会与毒门共存亡。再有就是天琼炙王与毒门并没有深仇大恨,万一把他毒死了,我们不是又多了个仇人?” 漫天妖哼了一声,“说到底,你还是怕他吃亏,怕他中毒,炙王要是那么容易死,早死八百次了。”丫头,丫头,我该拿你怎么办? “漫天妖……大哥,你带不带我去?”楚倾瑶嘻笑着,好像真应该叫他哥呢! 漫天妖立马跳了起来,“别叫哥,我对这个字过敏,喊名字喊名字。”他无奈的拉住她,“要是被他认出来,我就杀了他!” 楚倾瑶扬了扬嘴角,“我戴上你前几日送我的面具。” 见她把面具拿出来,漫天妖抢过去,“我帮你。”这个面具很特殊,从额头一直能盖住整个脖颈,如果不把对方衣服全扒下来,你都发现不了。 楚倾瑶脸一红,“我自己来。” 见她如此防备自己,漫天妖有些失落,赌气的在她身上一拍,她就不能动了。“漫天妖,你……气死我了。” 他默然不语,只是一点一点细心的帮她贴着面具,贴到脖颈时,他的脸忽然红成了一朵火烧云。丫头的肌肤白皙光滑,仿佛吹弹可破,他一紧张,两手就出了汗。 明明很快就能贴好的,结果他愣是多用了两倍的时间。气得楚倾瑶咬牙切齿,不知不觉也跟着红了脸。 漫天妖容貌如玉,丹凤眸里带着一抹认真,本来已经贴好了,可他却发现侧面的位置有点不平。低头想要细看,唇不经意间直接就覆上了楚倾瑶的,他身子一震,慌乱的退开,“丫头,我不是故意的。” “赶紧给我解穴,带我去找他。”楚倾瑶又羞又怒。 替他解穴之后,漫天妖闷闷的。特别是听到找他这两个字时,心口倏地一疼。 丫头,如果里面的人换成是我,你可会在意? 他心里的想法,楚倾瑶并不知晓,她给自己吃了颗在枫城吃的药丸,又从怀里拿出面纱遮在脸上,这才跟下来。 两人到了山腰处,漫天妖很快将轩辕炙从百毒阵里放出来,只见他衣衫有些凌乱,似乎在里面受到了不少攻击。手腕处有血迹,应该是被毒虫咬了。 “把这个吃了免得死在我毒门。”漫天妖甩过去一粒解药。其实心里真不愿意呐,可他不给,丫头也会给。 轩辕炙接过后,直接扔进嘴里,目光直直的落到楚倾瑶身上。身高体形,无一处不和阿楚相似。他的心沸腾起来,冲过来就要抱她。“阿楚,我就知道是你!” 漫天妖晚了一步,眼见着他把丫头抱了个满怀,气愤的道,“轩辕炙,你放开她。” 轩辕炙却充耳不闻,只是深情的看着怀里的人,“阿楚,你还在生气吗?我……” “这位公子,你认错人了。”沙哑粗嘎的嗓音随口而出,轩辕炙身子一凛,直接扯下她脸上的面纱。 不由的僵住,这怎么可能? 面纱下是一张陌生的脸,虽说长得不丑,但终究不是心里的那人。 他抬手就向脸上摸去,楚倾瑶退后一步,“敢在毒门非礼女弟子,你还是头一个。” “轩辕炙,你敢动我毒门女弟子,还要脸不?”漫天妖气恼的拉开楚倾瑶,“我告诉你,你的阿楚已经死了,就埋在后山,你赶紧去后山找她,别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 轩辕炙冷声,“她是你的女人?” “不是我的,还能是你的不成?”漫天妖冷笑,“你看她的眼睛多好看,很像丫头呢!丫头我抢不过你,这个你要是敢打歪主意,我就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轩辕炙立刻看向楚倾瑶的双眼,从里面只看到一片漠然,甚至还透着点点寒星,似乎在为他的失礼而气恼。 “这位公子,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能不能请你收回自己的目光?我讨厌别人这样看我。” 轩辕炙仿佛感觉不到她的不悦,问道,“姑娘可否告知芳名?” 楚倾瑶回身挽住漫天妖,把头靠到他肩上,羞涩的道,“夫君,你快把这个登徒子赶走。” 她的嗓音虽然难听,却透着小小的甜蜜。这甜蜜刺痛了轩辕炙,他起身就往后山而去,既然来了,总要去看一看。 漫天妖还回味在她的那声夫君里,她已经先一步退开。开口道,“他去后山应该会直接离开,我们回去吧!” 漫天妖一脸笑意,“嗯嗯,丫头我们回去。” 楚倾瑶打了他一下,“漫天攸!”漫天妖笑得花枝乱颤,真好呐!丫头和他叫一样的名字。最后一个字不同,已经被他自动忽略。 轩辕炙在后山呆了一晚,第二日天光微亮,才一身露水的离开毒门。来时,有多希望,走时,就有多落寂。 “漫天妖,我想回一趟天琼。”几日后,楚倾瑶来找他。 “不行。”漫天妖下意识的拒绝,“你要回去找轩辕炙?” 楚倾瑶无语,“我只是想回去看一眼韩家,外祖年事已高,我怕这事瞒不了多久。” “那我陪你。”漫天妖道。 两人刚商量完,霜崖就在外面道,“门主,逆风和花娘回来了。” “让他们来见我。”漫天妖想问问京里的情况。 “那我走了。”楚倾瑶要走,却被他拉住,“丫头,不用瞒着他们。”目前为止,毒门内真正知道楚倾瑶身份的,除了四位长老外,就只有霜崖一人。 他都说了,楚倾瑶只好留下。 当逆风和花娘进来,见门主房里有个不认识的女子,两人俱是一愣。恭敬的行礼后,逆风道,“门主,以前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回毒门,和你学习吗?以后我就不走了。” 漫天妖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是为了花娘回来的吧?” 逆风看向花娘,见她似乎不太高兴。细看就会发现,她的眼神总是似有若无的看向屋内的女子。 他的心一紧,替她问道,“门主,不如这位姑娘是?” “逆风,是我。”楚倾瑶的声音,逆风肯定记得。 他一愣,随后大叫起来,“你是楚倾瑶,你没死?” 花娘脸色一白,眼中因为见到门主才焕发出来的神采,快速的消散,只剩一层灰暗。她之所以同意回来,就是因为知道楚倾瑶死了。 一厢情愿的以为门主在这时候召她回来,肯定是伤心之余,知道她的好了。可她万万没想到,本应该入土的人,竟然没死。 她如同秋风中的落叶,身子不停的发抖,既然楚倾瑶没死,那让她回来干什么? “花娘,如果不舒服,就让逆风扶你回去休息。”漫天妖的声音将她惊醒。 她苦笑,还以为是逆风不放心她,单纯的跟回来护送,原来是门主有意撮合他们两个。 “不用,我只是赶路累了。”花娘看向楚倾瑶,“花娘见过炙王妃。” 漫天妖的脸一沉,花娘这是在找死! 逆风把花娘拉到身后,“门主,花娘是累糊涂了,我马上带她走。” “你们两个刚回来,我替你们介绍,这位是漫天攸,前任门主遗落在外的亲生女儿。”漫天妖的声音很冷,眼神一直盯着花娘。 他能容忍她做梦,却不能容忍她挑衅丫头。加我"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是人都会有野心!”楚倾瑶道,“既然他们有野心,那我们就把他们的野心打到没有。”

她怒声,“黄万和,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加我”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